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第343章英雄

小说: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作者:仟仟梦梦 更新时间:2021-05-18 08:3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也许也是很多军人没有办法想的通,他们都是一控热血报效国家的,哪想到到晚年的时候是这样!

  在乱世之中,这些事情发生的太多了,是无法想象的!

  叶星荣怎么也睡不着的?在床上翻来翻去的,令叶紫和叶姚氏也睡不着,于是叶紫就忍不住问爸爸了。

  “爸爸,你怎么不睡觉,事情不是很顺利吗?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快点睡觉吧!累了一了,快点睡觉吧!”

  “女儿,爸爸不是想着这件事情,爸爸是想着别的事情,爸爸心里在伤心啊!所以睡不着觉!”

  “爸爸是什么事情呢?能和我们一下吗?我们可以帮你分忧。”

  叶紫想来想去,难以理解爸爸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今都很顺利啊!

  家里也可以赚到钱了,照这样的发展下去,不出几年,家里就有钱建房子了,已经没了,前几个月都吃不饱,他还在忧心什么呢?

  “这件事情你们也帮不了,可以经过去了,就是我心里伤心而已。”

  “爸爸,到底是什么事情呢?能和我一下吗?”叶紫怎么都想不通,爸爸想的是什么,难道我们有代沟,才会想不到他们心中所想所想。

  “爸爸是想着,我们同姓的一位族伯,在解放前,可是英雄,虽然他是国民党的将军,可他为我们新兴在人民做了很多的好事,谁知道因为党派的问题,后来,党的人来追杀他,他就逃去台湾了,谁知道去了台湾,才几年,就生病死了,他杀罗卜头的时候,是那么的勇猛,可能是冉他乡水土服不服,思念家乡,才会病死了。”

  “爸爸,我们怎么没有听过?你能和我讲讲吗?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叶紫前世生活了几十年,都没有听过这件事情!

  应该是自己孤陋寡闻的,也许是因为是别的党的关系,别人都不敢谈论,社会上也不敢谈论这个问题,所以网络就不敢写这些东西吧!

  特别是前几年,错一句话,就得坐牢枪毙,谁敢冒这么大的险啊?

  人人都自危了,还敢谈论别人吗?有些人是大英雄,也不敢谈论给别人听啊!

  有些人最会使坏了,你只要一句,带着革命字眼的话,你全家就得死悄悄了!

  “这位将军的老家,在水湄村,当年打仗的时候,出了很多位将军,就在那个村子里,最出名的就是四位将军,别的将军都牺牲了,就没有那么出名,可这位将军当年在家乡扎营,就为我们家乡做了很多的好事,女儿,你知道吗?当年,我们镇不叫东成镇,它的名字叫做回龙虚。”叶星荣回忆着当年。

  “爸爸,你能讲讲这个故事吗?”叶紫特别好奇,特别想听听,她这几十年都错过了什么?错过了什么样的故事?

  “好的,爸爸就跟你讲讲我们镇怎么会改了名字?

  这段故事就发生在这位将军,在县里扎营的时候,那个时候啊!

  到处都有土匪,有恶霸,甚至到处都是有地主,麻风病人也会很多,这位将军在县从里面可是做了很多的好事,讲几几夜都讲不完。”

  “爸爸,你讲讲吧!我们听着,不定你话,就不会那么的苦恼了。”

  叶紫也知道妈妈还没有睡,她也别想听听,只是她没有出声而已,有的人好奇埋在心里,最多是用眼睛看,耳朵听,不像那些八卦的人好奇。

  他们就会到处到处的问,每个人表现不同而已,古语都,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饶性格都不同,就表现不同啦!

  叶星荣就回忆着这个故事,看到两个儿子已经睡着了,然后轻轻地,

  解放前东成虚,原名叫回龙虚,这个名字在古时候就有的了,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个朝代了,她改名字的原因是因为这样一件事情。首发..m..

  在解放前,有一早上,是晴,大概在春耕的时候,就是八九点钟的时候,有一个贼头贼脑的男人走在路上。

  人们都在春耕,忙着插秧,就没有留意这个男人是谁,这条路经常有人走路到镇上买东西,或者是卖东西的人。

  有人走路并不出奇,谁会在农忙的时候?到处看啊!

  可就因为没有留意到这个人,就坏事了,在解放前,到处都是有土纺,这些土匪还有枪,哪里是平凡的村民能抵抗的。

  这个男人他的名字叫董虾,董虾他是土匪头,今和人约了喝酒,喝完酒就一个人回去。

  今就一个人出来的,没有带任何的兄弟,他从回龙虚走过,他喝醉了酒,无聊的慢慢走着,走到古院村边,在田野里的边上。

  看到有两个妇女在那里插秧,看着两个妇女在插秧,抬着屁股在动,他有点手痒了,就想试试他的枪法,好久都没有开过枪了,再不打枪手就不灵了。

  反正打死人了,别人也奈何不了他,在这个镇上,这些乡村里,村民都任他宰割,谁叫他们没有枪。

  任他抢钱,抢粮食,抢姑娘,谁敢抵抗他叫一枪打死他,从腰中拔出手枪左轮,瞄准两个妇女,一人一枪打中两个妇女的后背,两个妇女都来不及叫出声来,两个人趴到田上死了。

  一个村在那田地插秧了很多人,看到这个情景都吓死了,纷纷不插秧躲避,跑到土匪打不到的地方去,看到的只是一个土匪,应该也不敢全村人都打。

  那两个妇女的亲人看到这个情况,都吓得跑到一边躲着了,等土匪头走了,才哭着到田里把那两个妇女扶起来,发现两个人都死了,就哇哇大哭,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在田地插着秧,都能降横祸。

  可那又有所不办法,他们只是农民,又没有抢,怎么和土匪斗?

  董虾打死的人根本就不怕那些人,他一路悠悠闲闲的走路,喝醉聊的身体摇摇摆摆的,慢慢的走过江边山,从江边山的这条路,一路走回老虎头路。

  一路的走路,这些人这些村子的人都不敢得罪他,看到他就躲起来,把他当成了鬼怪。

  董虾觉得这样才威风,人人都怕他,能不威风吗?这样的感觉才绝对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