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第482章爸妈,我是来接你们走的

小说: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作者:仟仟梦梦 更新时间:2021-05-18 08:3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家辉看着已经老了几岁的爸爸妈妈,头上都长满了白头发,生活的艰辛,经常的吃不好,令他们的脸色枯黄,脸型很瘦,脸上都多了很多的皱纹。

  梁家辉看着这样的父母,心里太多太多的内疚,都怪他没有在身边就不好他们,让他们这几年受苦了。

  “爸爸,妈妈,我们会回来的,你们就放心好了。”梁家辉急切的想服父母,父母不同意,那他又要花一些口水了。

  “好,儿子我们听你的。”梁爸爸是个男人,一家之主,在外面走动的多,比梁妈妈有主见一点。

  “老头子,真的要这样吗?”梁妈妈不敢离开家乡,到外面她这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人,心里好怕的,也舍不得家乡。

  “老婆子,你就收拾行李吧,不这样,也许会把我们的儿子和儿媳妇抓起来啊!”

  “老头子,有这么严重吗?”梁妈妈还是没想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他们家是贫农,没经历过批斗,不知道其中的危险。

  “哪里会没有?我们现在的儿子,娶的是香港媳妇,再我们的儿子已经逃去了香港,现在已经是香港公民了,都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在大陆这边住呢。”

  梁家辉对着爸爸解释:“爸爸,在大陆住是可以的,但就是怕在老家给抓啊!”

  “那我马上收拾行李,把儿子抓去了,可怎么办?”梁妈妈开始怕了,这可怎么办啊?她的手都开始发抖了。

  “妈妈,你不用怕,你收拾行李,只把我们家的粮食,还有收拾几件好一点的衣服就行了,我们也不能带太多的东西,只要身上有钱,没有的东西,在那个城市里买就行了。”

  “儿子那怎么行?你在外面做工这么辛苦,才赚了一点钱,要省一点花。”

  梁妈妈家庭妇女的思想又出来了,什么都要买,那不是花很多的钱吗?能带多一点东西就不用花那么多的钱买了。

  “妈妈,你不是我们还要回来吗?东西都带去了,我们回来怎么住啊?”

  ”哦哦,这个也对,以后回来了就没有东西用了。”

  “这就对啦,只拿贵重一点的东西,别的东西就不要拿了。”

  “那我就马上收拾行李,等一下做一些饭团,带在路上吃早餐。”

  “好,就这么办,爸妈,你收拾行李,我冲一下凉,坐了一的车,身上好像不舒服。”

  “儿子,要不要烧一点热水?”

  “不用不用,现在是夏,我还没有这么的金贵,我有时候还到海里游泳呢。”

  “那你去冲凉吧!我们两老把行李收拾好。”梁妈妈别人找一个行李袋子一边。

  “那儿子,我们今晚上不用睡觉了啊!”梁爸爸就关心睡不睡觉的问题。

  “先把东西收拾好啊!连夜的走,上了火车,可以在火车睡一下。”

  梁爸爸还是有些犹豫:“上了火车那么的嘈杂,怎么得睡觉啊?”

  “我们可以轮流的睡觉啊!总要一个人看着行李,几个人一起,警惕的看着行李就校”

  梁爸爸最后给儿子服了:“那好吧,儿子你去冲凉。”

  “好,爸妈,你们赶紧的收拾行李。”

  梁家辉要马上去冲凉,真的受不了,就算不换衣服,洗个澡也舒服一点,他就不习惯那些北方的地方。

  有一些人可以一个月不冲凉都可以,只是擦一下身体,怎么算舒服?

  生活在南方地方的人,早已养成了习惯,每都要冲凉,换衣服。

  总感觉冬一不冲凉,好像身体痒痒的,这也算是一种心理的,也算是洁癖。

  梁妈妈看儿子进去冲凉,感觉到,几年不见的儿子变了很多:“老头子,看儿子那个样子,好像是赚到了不少钱。”

  梁爸爸心里有些欣慰的:“是啊!我们的儿子出息了。”

  “可是现在的政策不能显摆,要不我们的儿子这么的出息,我现在就想大声的出去喊。”推荐阅读sm..s..

  “喊什么呀?你想给人家把儿子抓起来吗?尽在这里兼乱。”

  “我这不是在心里想想吗?我哪里是,这个样不靠谱的害了儿子啊?”

  梁爸爸有些些怕:“别了,快点收拾东西吧!”

  “老头子,那我们现在出去坐车,没有介绍信,能坐上车吗?”

  “这也是,不如我现在去,趁现在还不算太晚,到大队支书那里去写介绍信。”

  “那写了这样的信,他们不是知道我们要出远门啦!”

  “那也没有办法啊!不如我就,儿子几年都没有回来,我们两个出去找找。”

  “这也行,今儿子都是偷偷的回来了,没有给别人看到,反正我们夜晚就走,别人没有看到儿子也校”

  “就这么办,你在家收拾行李,把我的烟丝也带上。”

  梁妈妈看了一眼,只记挂烟丝的丈夫:“知道啦!你就记得你的烟丝。”

  梁爸爸笑眯眯的反驳:“哈哈,我们这些男人不抽烟,哪里像个男人?”

  梁妈妈不同意,梁爸爸的法:“哪里能这么?不是有好多的男人不抽烟?”

  “在我们这里,不抽烟,不像个男人,不喝酒也不像个男人。”

  “好啦好啦,你像个男人,还不快点去,等一下,人家都睡觉了,吵醒人家。”

  “好,我这就去。”

  梁爸爸开门出去,打着手电筒,有点焦急的走去支书的家里,不知道人家睡了没樱

  如果睡觉了又要弄醒人家,不知道会不会给人家骂。

  有人走动,可是村里面熟悉的人走动,家里面的狗还是不叫的,邻居家和一些村里面的人,这个时候都睡觉了。

  农村的人就是这样,黑了,为了省一点灯油,就早早的睡觉。

  只有那些家庭妇女,给孩子老公家人补衣服的,才会亮着灯,还在勤快的帮补家里的活。

  还有那些闲着,想找人聊的人,有一颗躁动的心,那些几个男人,约在一起打牌聊。

  这些还没有睡觉,也不是人人都是那样勤俭节约的,人家就是有能力找到钱,浪费一点灯油算什么?

  晚上才是他们干活的开始,这些人就是那些偷鸡摸狗的人。

  梁爸爸去到支书的家门前,发现院子的门已经关了,从院子里的门缝里,露出一些灯光。

  那就是这家人还没有睡觉,还好没睡觉就好,这样就不用打搅别人睡觉了。

  梁爸爸轻轻地拍门,他也不想吵到了左邻右舍,把事情都闹大了,会对他家的不利。

  拍了几下院子的门,传来里面房门打开的声音,然后又传来了脚步声,又传来一个女的声音。

  “谁呀?这么晚了,是谁在外面拍门呢?”

  梁爸爸低声的:“是我,”

  “你是谁呀?不名字,谁知道你是谁啊?”

  院子的门打了开来,里面的人看的出来,开门的人是支书的老婆。

  她看清楚了门外的人,还感觉有点奇怪,这人大晚上的来我们家里干什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