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们两父女那么高兴,作为妈妈的却很担心。

  “老公,女儿,这样做好吗?”

  姚云开脸上的不是一脸惊喜了,换成了一脸的担心。

  怕别人知道了女儿的秘密,让女儿陷入了危险之中,这颗母亲的心啊!

  她现在心害怕的砰砰跳。

  “老婆,大。叔,是个好人,相信他!”

  叶星荣安慰着老婆,他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强了,感觉和这个人情同父子。

  如果那是一位父亲,又怎么会害他们一家人呢?

  “是啊,妈妈,不用担心,伯伯是好人。”

  叶紫知道妈妈担心什么,但是这个,和自己感觉这么亲切的人,应该不会害自己。

  “你们怎么啦?”

  叶启航奇怪着他们的话,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怎么好像是,让我知道了什么事情,我会害他们。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怕别人知道,怕我害他们的!

  叶启航脑子里想了千百遍,怎么也想不通里面的关系。

  “没事的,阿叔,你快打开盒子看看,看看盒子里面的东西!”

  叶星荣最终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认为世间还是好人多。

  “好,我打开看看。”

  叶启航拉开袋子,把最上面的一个首饰盒,轻轻的打开!

  叶启航打开了首饰盒,那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讶,嘴巴成了一个o形。

  车子里面的司机,已经测着耳朵听了很久。

  可都没有听明白他们什么,现在看着这位有钱的老板,这样的表情,他更加奇怪。

  但是他这个身份,也不好问,只能等一下回去。

  问一下另外一个司机,是人都好有好奇心的好不好?

  难道做员工的就不八卦吗?

  他们知道聊事情,不会出去,但也想知道主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连他们这些整跟随的人都不知道什么,那不是弱爆了!

  没有第一手资料,觉得他们是无能。

  叶启航不敢相信他看到的,然后打开袋子里别的首饰盒,发现里面都是首饰。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启航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一袋子的空盒子,现在变成满满的首饰。

  不会是那些珠宝店的,把一些装了珠宝的盒子,当成空盒子给了他们吧!

  可她想想也觉得不会,谁会这么傻的?做赔本生意呢!

  这可是好几万块钱的东西,服务员如果终错了东西,那可是赚几十年都赚不到这么多的钱啊!

  “阿叔,现在不能和你解释,等回到了家里再跟你吧!”

  叶星荣知道女儿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还是不要告诉别人,更加好。

  “阿叔,我请求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好吗?”

  姚云开一脸担心的。

  “为什么啊,找回来的东西不是应该都给别人知道,让大家高兴高兴吗?”

  叶启航一脸的不解,他没有办法理解这一家人怎么想的!

  “那回去了,我们先不要,等回去了,大家坐在一起才好吗?”叶星荣看着叶启航一脸的请求。

  “好,这个我答应你!”

  叶启航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别人已经找回来了失物,这样的请求,可以接受。

  可能他们不想别人知道,他们帮找回失物了吧。

  叶启航特别的高兴,高心不只是找回了东西。

  更高心他们找回了东西,还把东西还给他。

  这样的人心地好,是他喜欢的品德。

  从国际广场这条路回家,离家就比比较近了,汽车只行驶了十几分钟就到家门口。

  看守大门的门卫,看到是自家的汽车,就打开了大门。

  汽车进了花园里,门卫就把大门关上了,他们可要守卫这栋别墅啊!首发..m..

  汽车缓缓地驶到了别墅前停了下来,司机下车,打开车门,让车子里面的主人出来!

  两辆汽车的人都走了出来,司机把后车厢的袋子拿出来。

  这时候从别墅里面走出管家,还有工人,工人和管家就帮忙提东西!

  叶启航从车上下来就提着一个袋子,工人帮他提,他也不让别人帮忙。

  工人还觉得奇怪呢。

  但是客人不让他们帮忙提东西,也只好让客人自己选择了。

  叶启航手提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失而复得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让别人碰?

  现在下车的两车的人,表情都不一样,一个车子下来的人,表情轻松,好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另外一个车子下来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感觉心情沉重,丢了东西,可不是心情沉重吗?

  莫思强一脸沉重的走过去,看着表情轻松的老板,感觉有些奇怪!

  他现在在想,那个女孩,想要的那一袋子盒子,为什么是老板提着?

  莫思强之所以心中奇怪,可他习惯了,帮老板提东西,现在有罪的他。

  更加是要表现,帮老板拿东西。

  他已经习惯了,他这个做员工的,帮老板提东西,那是正常的现象。

  几十年如一日的。

  哪怕现在老板提的东西,是不值钱的东西。

  但他这个下属,又怎么能让老板拿东西呢。

  “老板,我帮你提着!”

  “好”

  叶启航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个下属,他现在心情太好了。

  他还想看看,下属看到东西回来了,那是怎么样的一个表情!

  莫思强接过老板手中的袋子,手中一沉。

  这不是老板拿着空盒子的袋子吗,为什么会这样的沉?

  好像有几斤重了,难道老板,放了别的东西在袋子里吗?

  他这样想,但是没有问,也没有打开来看,现在还在屋子的外面,有些话,有些事情,还是进屋子再。

  “我们进去再!”莫甘娜这个主人话了。

  大家都点头,进了别墅里面的客厅,在沙发坐下来,莫甘娜让管家,把他们,不同的人买的东西,放到各自的房间里去。

  “好的,夫人!”

  管家带着一个仆人,把客人们的东西提上楼去,主人家的东西也拿上楼去。

  莫甘娜看着爸爸手中的袋子,有些不解,一个空盒子的袋子,为什么爸爸还拿在手上?。

  莫甘娜用眼睛看着爸爸,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莫思强对着女儿摇摇头,他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老板没有发话,把东西提上楼去,他也只能提着!

  主人和客人都回来了,客厅里的工人,就给大家上茶。

  他们这一群人经过了惊心动魄的事情。

  现在喝一杯茶,也缓解一下心情!

  经过一下午也是口渴了,正在客厅里喝茶的人,大家的表情都不一样。

  那是因为有的人表情轻松,有的人就脸上带着疑惑不解。

  更多的就是还没有,从这件事情里缓过来。

  正在喝茶的人想知道答案,刚才在两辆车上的司机,现在把车开到了车库。

  两个人开始嘀嘀咕咕的议论起来,议论主家的人发生的事情。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