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若风也许是看的妈妈这种河东狮吼多了,这样的绵老虎,一点都不怕她。

  也不怕妈妈生气的,继续的:“妈妈,我们的是实话,你都教导我们,不能撒谎了,你也不能撒谎啊!”

  李静看了一眼,在那里静静的坐着,吃材两兄弟,中间还时不时的带着笑意看着他们话!

  感觉自己这个大人,给孩子看笑话了,“儿子,你猜对了,今煮这些吃材,不是你妈妈煮的,是你叶文大哥煮的!”

  叶若风一听妈妈这么,不过脑子的:“我就嘛,我妈妈煮的菜,哪里会有这么好吃?原来是大哥你煮的,大哥,你煮的菜真好吃,如果你在我家做菜就好了,我们就不用吃到妈妈煮的那么难吃的菜了!”

  叶若海也附和:“对啊,就是,我妈妈煮的菜太难吃了,今吃了大哥煮的菜,我都不想吃妈妈煮的菜了。”

  李静听到儿子这么,真的生气了,再一次的河东狮吼:“你们这两个死仔包,原来是再嫌弃老娘啊!老娘这么辛苦的,忙外忙内的,还给你们这两个臭子嫌弃,下一餐你们自己煮饭吧!”

  李静感觉自己这个做妈妈的真的好难,辛苦的服侍,这老大爷们三个,还给他们嫌弃,真的连古代的丫鬟都不如。

  她啥时候才能调掉这个包袱,感觉这样的日子好漫长。

  “不要啊,妈妈,我的好妈妈,你可不要生气哦,生气很容易老的,来来来,喝汤消消气!”

  叶若风看到老娘发威了,知道自己错话了,赶忙的给老娘倒汤水。

  叶若海看到哥哥狗腿的样子,也发觉了,自己话不对。

  “妈妈,你快尝尝青菜,我的好妈妈,你不要生气了,是我们两兄弟不对,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吧!”

  叶武看了一场热闹,在幸灾乐祸的:“该,不做事还嫌弃别人做的不好,如果我是你们的妈,我就打你们的屁股!”

  “兄弟,你就是我的兄弟吗?现在在这里幸灾乐祸的,还添了一把火,不知道,我妈妈正在生气吗?想我们两兄弟让妈妈打吗?”

  叶若风翻了个白眼,这就是兄弟,兄弟,当面一刀!

  “阿武哥,你这是想让我妈妈打我们吗?你想让我温柔的妈妈变成母夜叉吗?”

  叶若海经过三年的成长,现在已经变成六岁了,萌哒哒的,经过这几年和这几位哥姐的相处。

  已经已经历练了口才,不再是那个两三岁的,话咬齿不清了!

  叶武给别人戳穿了,也没感觉不好意思。

  这些年给哥哥和妹妹坑多了,已经学会了很多的道理,那就是你不坑别人,别人就会坑你!首发..m..

  就是我死,不如你死的,也学会一下,坑兄弟的绝招!

  “这怎么话呢?本来就是你们的不对,你们这么大了,就该帮你们的妈妈做事,不帮忙做事,还嫌弃你妈妈做的饭不好吃,这是好孩子的觉悟吗?”

  李静听到这孩子的话,感觉她这些年的辛苦,是有人看得到的,是有人理解的,心情又开始高兴了起来!

  这别人家的孩子啊!

  就是不一样,的话这么懂事的,她怎么就没有,这样理解自己辛苦的孩子呢?

  在这一刻,她更加羡慕姚云开了,这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啊!

  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幸福呢?

  叶文给这位婶婶倒一碗汤,对她:“两个兄弟不懂事,婶婶,你就别生气了,他们还,这些事情还是要慢慢的教的!”

  李静对这位少年,很有好感,“那得侄儿你多多教导了,反正我没有空,这几反正你们爸妈都不在家,不如就在我家吃饭,来我家帮忙煮饭,顺便教导一下我这两个儿子,行不行呀?”

  叶文这么一听,首先想到的就是不想麻烦别人,在别人家吃饭,多不好啊!

  然后又看了几个兄弟一眼,看到这几个,满怀期盼的表情,好像是盼着他答应那样。

  又看着这位婶婶这么热情的表情,觉得有些不忍心拒绝她。

  于是他点点头:“好吧!当年也是妹妹,在教导我们两兄弟做材,还有我妈妈的教导,我们两兄弟这几在这里吃饭,就麻烦婶婶了。”

  李静立刻高胸:“是婶婶麻烦了,你们两兄弟啊!这几你们两兄弟就教我的两个儿子做饭!”

  李静这一刻,好想抛开她身上的包袱,如果两个儿子都能帮忙了,她回家就能有饭吃了。

  “婶婶,这学会做饭,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烧火嘛,还是能立刻学会的,我们首先要教的,他们就是烧火,然后以后跟着婶婶你一起做饭,他们慢慢就会学会了。”

  李静听还不能顶下她的包袱,表情失望了一下,可后来又一想,做饭的时候有人帮忙,那也轻松很多吧!

  “那就多谢大侄子你了。”

  “婶婶,不用客气,我们也要吃饭,只是做多一点而已。”

  叶若风看到情埃落定,这几就不用吃妈妈煮的饭了,表情好高心:“实在是太好了,兄弟,谢谢你啊!”

  叶若海也跟着:“太好了,不用吃妈妈煮的猪菜了,啊哈哈。”

  李静翻了一个白眼,内心对自己:“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是大人,不能跟这两个熊孩子生气!”

  叶若风又高心:“哈哈,阿武兄弟,这几我们就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叶武又风凉话了,“你们可不要高心太早哦,你们没听到啊?刚才我哥哥和你妈妈的,让你们感觉帮忙做事呢!”

  叶若风傻眼了,“啊,要我做事的,我不做事,行不行?”

  叶若海也跟着傻眼,“要我俩兄弟做事呀,我们能做什么事?”

  叶武鄙视的看着他们,“演,你们就演,看看到时候让你们做事的时候,看你们演不演的下去?”

  叶若风一脸疑惑的:“不,不是吧?兄弟,我刚才没有听清楚,我妈妈和你哥哥了什么,你能再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叶武还是一脸嫌弃的表情,“你们这又不是七老80的,怎么耳朵这么快就聋了,你们没有听到我哥哥,让你们帮忙烧火吗?学会做饭吗?”

  叶若风和叶若海一脸不安地看向叶文,“文哥哥,你弟的是真的吗?”

  叶文点点头,“不错,的就是这个话!你们是要帮忙分担一下,家务活了!”

  叶若风一脸哀怨的:“兄弟,你有你这样坑兄弟的吗?”

  叶若海也学着哥哥的样子,“我还,我不用学吧?”

  他特意又缩一下自己的身体,让别人感觉他会更渺,这样他就不用干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