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武听到这话:“妹妹,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臭小子哥哥啊?”

  梁启超翻一个白眼:“我哪里臭啦,你才是臭的吧?你看看你的衣服,都有泥巴了,还有那么一阵汗臭味。”

  叶武哼哼两声:“我这是玩游戏搞的,哪像你这个小白脸,衣服干净的,一点灰尘都没有,在这个夏天,谁身上没有汗味啊?”

  叶若风也跟着:“对对,这个小白脸,哪里来的,回哪里回去,哼哼。”

  叶文却阻止他们:“别乱说话,他们都是爸爸妈妈的客人。”

  梁启超跟着说:“哼哼,我们是妹妹的客人,我们是一家人。”

  在吃饭的大人们,有些搞不懂,怎么这么一点大的孩子都会争风吃醋。

  外人在看戏,在座的客人也在看戏。

  看着这些个少年,在争风吃醋的,怎么感觉像看电视那些。

  争女朋友争女孩子,争风吃醋的样子。

  真是一个好节目,吃饭之余看节目,也增加食欲啊!

  叶不凡这一天,一直以客人的身份参入其中,来参观工厂,他一直在静静的,静观事情的发展。

  看到爸妈看到孩子们喜欢的样子,喜悦的心情,他真的好后悔,为什么这些年不早一点结!

  让爸妈感受到,抱孙子的乐趣,自己现在也不会这样的难过,不知道能不能弥补。

  如果能就好了,好想时光重来,这样子也不会浪费了,这十几年的时光。

  在这一刻,看到爸妈面对这一家人,他们更像是一家人,自己却成了一个外人一样,心中的滋味,复杂又难过!

  可如果事实是这样,他也没有办法改变!

  事实就是事实,只能面对事实。

  平复了一点心情的叶夫人,开始吃饭吃菜。

  她今天实在是收获多多,终于能吃到,儿媳妇煮的菜。

  终于能见到两个大孙子,这辈子死而无憾了!

  叶启航也是同样的心情,这个亲生儿子,在之前的几十年。

  没有和他们,生活过,尽过一次父亲的责任。

  可能他在农村吃了很多的苦。

  也觉得很是欣慰,在农村生活的亲儿子,是他的根,一样在农村生活的很好。

  在艰难的岁月中,也很幸运的娶了一个很好的妻子,组合了一个好的家庭,生了几个聪明懂事的孩子。

  叶启航决定在以后的日子,生意的重心转移到中国来。:

  在香港的生意,交给这个儿子,有可能这个儿子不是亲生的,养了这么多年,一样是他的儿子。

  叶启航想把香港的生意交给这个儿子,把重心移到中国来。

  他想有生之年,这个晚年和儿子孙子,在故乡的中国度过。

  莫甘娜这个贵夫人,吃上干女儿,妈妈做的菜,觉得这个干女儿的妈妈也不简单。

  真是出的厅堂也进得厨房的,如果她不是生活在农村,一定也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女强人。

  回到家里又能做一个好妈妈,好妻子,这样的女人,她不佩服也不行。

  这些年她一直生活在大别墅里,生活上什么事情都不用她做,只有时候照顾一下孩子。

  老公整天忙着生意,没有时间陪她儿子,有时候感觉到很无聊。

  现在才知道,她缺少的是什么,她为什么会无聊!

  那是因为她没有事业心,才会有那样的感觉,没有女强人的事业心。

  才会让她,感觉和干女儿的妈妈不一样。

  她知道她太贪心了,有多少人羡慕她这样的生活,多少人一辈子都是盼望这样的生活。

  衣食无忧的,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空可以去玩。

  可以去美容,可以去购物,回到家里,又有人侍候。

  这样的生活,多少人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达到。

  莫甘娜在心中安慰自己,以后自己也可以成为富翁,成为女强人一样的。

  有自己的产业,那是因为她买了好多的地,现在已经做了一个女地主。

  李小静吃着东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的,不明白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合伙人出去一趟,带来了这么多的客人,又认了这么多的亲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

  李小静在猜测,是不是很狗血的,亲爸亲妈丢了儿子,现在在外面巧合碰到了,认了亲生的回来。

  有可能是另一样,就是像古代那些狸猫换太子,穷人把富人的儿子换了。

  不知不觉的,几十年后又重逢,不管是哪一样的结果。

  哪一样的戏,他们这些外人只能看着。

  两个大队干部,认识他们家的人也是从小认识的,并不知道这里面有这些故事。

  今天给他们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如果在十几年前。

  有人发现这样的秘密,肯定会举报,被批斗或者斩首。

  可在今天这个和平时代,希望有钱人,希望有海外同胞来投资,村里的人有这样的亲戚,这样有钱的亲戚亲人。

  他们这两个干部当然是开心,为这些村民开心,村民生活好了,代表着他们这个村子的人,也能慢慢的生活好起来。

  这个村子有这么一个工厂,不就是带动了很多人发家致富了么,如果大老板再投资在这个村子,在这个县,造福的会是更多的乡亲。

  村支书其实和叶星荣是同一个宗,叶亲的同族人,村子里有这么多的姓。

  同一个姓也会有很多的宗族,一般都是有一些比较亲近一点的。

  村支书其实他的辈分还小一点,和叶星荣差不多的年纪,其实他辈分就小了一辈。

  要叫叶星荣为叔叔的,只是他身为一个支书,不能这样叫而已。

  现在看到自己同宗的人,有这样有钱的亲戚,他也为这个叔叔感到高兴。

  这些年也看他们两夫妻是怎么过来的,他们家也是穷,自顾不暇了,当然就照顾不了别人。

  热心的村长,其实他也姓叶,只是一个村子,这个姓的人太多,宗族太多。

  就和这一家人比较疏一点,也就是同村老乡的关系。

  同一个村子长大的,都知道大家的家庭,但不知道更多的秘密,只以为这些人都是他们家的亲戚。

  叶星荣不管这些村里人怎么想,如何的猜测。

  现在他们的关系还没有证实,也只能让他们自己猜测。

  别人如果问他,他也说不清楚,他自己都不明白,一个生活在村中这么多年的。

  为何又在海外多了一对父母亲,他也很想有人告诉他实情。

  只能吃饱饭,回到家中,见到那家中的父母,才有可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有着各自的心情,吃这顿饭,孩子们可不管那么多。

  很少吃肉的他们更加喜欢吃肉,可管不了那么多,使劲的吃肉。

  这几年生活好了很多,也会天天买肉,天天买肉吃,生活条件还不能吃肉吃到饱!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