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叶启航很少会抱儿子,现在却有想抱孙子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隔代亲吧!

  他现在的想法,就这样好好的带着孙子玩,他忘记了他多少多少的生意。

  已经忘记了,他是一个老板,多少的人要靠着他们家生活的。

  叶星荣好不容易来到自己家这条巷子,看到他家的巷子。

  邻居们都在门口看着他们,都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叶星荣盛情难却,只能一一的问候邻居,这些邻居也是和他家关系比较好的,平常都有关照他们家。

  “阿星荣啊,回来了,后面的是你的客人吗?”

  “是的是的,大娘大伯,这些都是我家的客人。”

  “啊,想不到阿荣你,有这么多的有钱客人。”

  “呵呵,是的是的,我先带客人回家,有空再和大娘大伯聊啊!”

  “去吧去吧,好好的招待客人。”

  “嗯嗯”

  叶星荣和邻居们又说了一通话,然后只能说声抱歉,要带着客人们来家里,不能让客人们在门口等。

  叶星荣走到自己的门口开门,有些抱歉的:“我家的房子比较小,都没能好好的招待你们。”

  客人之中,别的人只是摇一下头,表示,这没有关系。

  其中的三个人,却有不一样的表情。

  叶启航这个大老板流泪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让自己的子孙流落在外。

  过着这么苦的日子,住着这样危险的房子,都是他的错呀!

  叶夫人也是在流泪,她不知道她的儿子。

  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苦日子,只看到他住这样的危险房子,都感到心疼,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呀。

  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呀?

  看着圈子很多房子都翻新了,村子很多人都建起了新的房子。

  她的儿子还在这里住着,这么危险的房子。

  这么小的房子,他们一家四口,怎么住的呀。

  真是难为他们一年四季,在这样窄小的房子住,这样的房子怎么住人啊?

  叶不凡心中不平静,他现在不怪他的亲生父母了。

  如果亲生父母调换了他的人生,那也是为了他好。

  如果今天见到了亲生的父母,他不再会责怪他们,还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们。

  现在知道了,他的亲生父母为了他的将来过好日子,煞费苦心了。

  叶星荣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这两位为什么一下子又哭起来,他都不明白,不能理解。

  叶紫看到爸爸手足无措的样子,又看到流泪的两位老人家,她也是做过父母亲的。

  又怎么会不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都想把自己最好的留给孩子,看到孩子这样的生活,可能是在心痛。

  叶紫对两位老人安慰他们说:“爷爷奶奶,你们不要哭哦,我们一家人都过的很好,很幸福。”

  叶启航擦了一下眼泪,自己一个大男人给一个小孩子安慰。

  “好,我们以后过的日子都会幸福。”

  叶夫人也擦干了眼泪,笑着说:“对,我们以后都会过着幸福的日子,过着幸福的日子。”

  莫思强现在已经知道了,为何老板会见到儿子那么内疚,看到儿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做父母的都是心疼的。

  以前自己在打工,看到别人做老板那么风光,自己只是一个打工的,有那么一些不甘心,自己闯出一番事业。

  这和别人一比,他这一刻觉得他打工的还比别人好,已经没有什么不高兴。

  买了那么多的地,他可以不打工,自己做地主老板就行。

  可他还想跟着老板,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奴性,他有今天都是老板栽培。

  现在老板有需要她的地方,他更应该用心的帮忙,老板现在最放不下就是这个少爷。

  那么自己就帮忙这个少爷,把家业做起来。

  莫甘娜之前看到姚云开入的厨房,出的厅堂的,都很羡慕她,现在看到她的生活环境。

  心情很复杂,能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立自强的,这可是能人,一个不简单的农村妇女。

  莫甘娜之前只是一个打工的工人的女儿,又没有了妈妈,爸爸又经常不回来。

  她认为自己已经很可怜,幸好现在嫁了一个好老公,才得到了这样的生活。

  现在和别人一比,觉得自己一家,生活的已经很幸福,根本没有办法和别人比。

  人与人之间各自的环境不同,生活就不一样,也没有什么羡慕和嫉妒的,能力都是靠自己自强的。

  梁启超看到妹妹,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就得他更加应该保护妹妹,很该给好吃的给她吃,好玩的给她玩。

  梁启超想起了自己的行李,这里面的东西,可是他炫耀的玩具,他要把这些玩具给这些兄弟玩。

  看这些兄弟在这个地方生活,应该就没有这样的玩具。

  叶星荣已经煮好了热水,给大家倒了一杯热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到别人家好吃好喝的招待,来了自己家连一杯茶都没有。

  “呵呵,只能招待大家喝水了,我这没有茶叶招待大家。”

  已经看到了他生活环境的客人们,能谅解,都只是摇头,“说没有关系”

  梁启超看着妈妈问:“妈妈,我的行李呢?”

  莫甘娜不理解儿子为何问:“行李不是在酒店,来时都没有带来。”

  梁启超神情有些焉焉的,这想显摆炫耀的工具没有,没有话题和兄弟们玩咯。

  莫甘娜看着儿子这个神情,有些不理解:“儿子,你怎么啦。”

  “妈妈,我想把我的玩具给兄弟们玩,现在行李没有带来,玩具不在,不能把玩具给兄弟们玩。”

  莫甘娜有些好笑:“你兄弟们不是要搬家吗,等他们搬家了,再和他们玩就行咯。”

  梁启超这一想也觉得是,表情又开始高兴了,他可以帮妹妹搬家,帮妹妹收拾房子。

  叶武听到这位跟他抢妹妹的人,现在一来就说,拿玩具和他分享。

  还算你够义气,这下子轮到我显摆我的玩具了,让你看看我的玩具有多好。

  “兄弟,你过来,我给你看看,给你玩一下我的玩具。”

  梁启超一听说玩具,高兴的很,还没有玩过乡下的玩具,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好啊好啊!”

  他们这一行人,都是坐在小小的厨房这里,现在这一帮小男孩,就到了对面小小的房子,去玩他们的玩具。

  小小的厨房,小了一帮小孩子,感觉宽松了不小,人太多会太热,享受过现代化电器的老板,贵妇们,觉得他们这一刻好难受。

  也只能忍着,别人生活几十年都这样过来了。

  他们来坐一会就受不了,这不是让主人家难受么,热着也只能用手扇风。

  叶紫从家里找出那些扇子,扇子都有些老旧坏了,也不舍得丢,现在让一些大老板,扇着像乞丐的扇子,怎么看都怎么不合调。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