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姑丈看着医生在那里检查那么久,老婆在那里辛苦的叫疼。

  他觉得好心痛,要不是他第一个孩子是女的。

  回到家中给亲生的两个弟弟说,说他做大哥怎么能只生一个女儿就不生,怎么也要生一个儿子。

  他们两夫妻气不过,才决定再生一胎的。

  没想到第一胎,会这么的凶险,他现在都有些后悔,为啥多生一胎,祈求保佑母子平安。

  “医生怎么样,我老婆怎么样,能不能打针止疼?”

  医生的思索给这个男人打断:“这女人生孩子疼是正常的,谁让她是女人呢?你老婆的情况有些危险,看她的肚子是两个孩子,可她的宫口开的这么小,如果久都不生出来,孩子就会有危险,大人也会有危险。”

  “那医生你快点,给我老婆想办法,你不是医生吗?你怎么不快点给我老婆接生。”

  “有点为难,我们这医院的设备有些简陋,这顺产很难生出来。”

  “医生,你快想想办法吧!你看我老婆就疼的那么厉害。”

  “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么。”

  “可你看着我老婆这么疼,都没有动作,是怎么回事?”

  “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医生的语气也有些烦躁。

  姚云开在旁边看着,这一刻她想起来的女儿的话,他立刻对于声说,

  “医生,这个危险的情况,那你有做过剖腹产吗?”

  妇产医生点点头说:“做过是做过,只是我刚才怕你们接受不了,才没有说出来的。”

  三姑立刻问:“剖腹产是咋样的?”

  “就是从肚子里开一刀,把小孩弄出来,再给肚子上线。”

  “从肚里里开一刀,那会不会很危险,我老婆会不会没命?”

  “如果伤口处理的好,那是没事的,只要伤口不发炎,大人小孩都会平安。”

  “可在肚子里开一刀,哪里会没事?”

  “那你到底做不做呀?你如果不做大人,小孩都可有可能没命。”

  “做做,医生一定帮我老婆,孩子平平安安的。”三姑丈想起了老婆肚子有两个孩子,这三个人的命。

  “这个我做医生的当然会尽力。”

  妇产科医生,让值班医生准备麻药,她拿一份文件就加书签名。

  医生让家属签了名字,她就让护士,推产妇进手术室。

  让家属在外面等,她去准备穿衣服消毒的一些事。

  姚云开和老公陪着这位妹夫,在手术室的门口等。

  着急的他们,在这大晚上也没有睡意。

  “大嫂,这剖腹产是咋样的?”

  三姑丈担心的问出来。

  姚云开只听女儿说过一下,她也不知道,只能含糊的说。

  “孩子在肚子里生不出来,割开那个肚皮,就能把孩子生出来。”

  “那孩子会有危险,大人会有危险吗?”

  “这我也不知道,那就看医生的技术。”

  三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叶星荣看着工作了一天的妻子,这么晚应该很累:“老婆,等一下妹妹出来,你还要看着她,要不你挨在这里睡一下。”

  “对对,嫂子,你先睡一下,等一下我老婆还要你照顾。”

  “嗯嗯”

  姚云开也确实累,她要保持精力,等一下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生了产的产妇要看护,两个孩子要看护,她都担心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

  家属在外面等待两个多小时,终于等待到手术室的门开了。

  首先出来的是两个护士,一人抱着一个小孩子。

  “哪个是叶蓉蓉的家属?”

  三姑丈立刻在旁边回应:“我是我是。”

  “这两个孩子是龙凤胎,大的是哥哥五斤一两,小的是妹妹,五斤,小孩子很健康。”

  “那护士,我老婆怎么样?怎么没看见我老婆出来?”

  “你老婆还要等一下,她现在还没有过麻醉,等她清醒一点,再送她上去病房。”

  “那这俩孩子还要怎么护理吗?”

  “你抱两个孩子上病房,那里有小孩子的bb车,不要经常抱孩子,让他们自然的睡。”

  “哦哦,谢谢护士。”

  姚云开走过去抱起孩子,让老公也抱上一个孩子。

  这刚出生的孩子,都软软的。

  “妹夫,你先在这里守住,我们两夫妻先把孩子抱到病房去。”

  “好好,谢谢嫂子。”三姑丈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今天他一个晚上都在担心,幸好有二哥夫妻在这里,要不然他俩夫妻又要带孩子的,不知道怎么办?

  他在这一刻更加的庆幸,当年决定来这里工作,这举动是那么的对。

  姚云开两夫妻抱着两个孩子上了病房,这病房里没有什么住院的,也有两辆婴儿车。

  他们两夫妻把孩子放到婴儿车。

  姚云开还是不放心,下面的妹夫看守妹妹:“老公,你先去看看,等一下帮忙把妹妹推上来。”

  “嗯嗯”叶星荣也觉得那个弱鸡妹夫不靠谱。

  姚云开看着小婴儿有没有睡,心中有事的她又怎么睡得着?

  幸好只等了半小时,两个男人帮着护士,把产妇抬下来。

  姚云开看到三妹妹,好像是睡过去了的样子,他还是想问一下故事怎么护理,剖腹产的产妇。

  “护士,这产妇是睡过去了吗?还有什么注意的?产妇醒来能吃东西吗?”

  护士还是很有经验的,给他们解说:“这剖腹产的现在的麻醉药还没过,等到麻醉药过了,她会好疼,你们注意不要给她吃东西,只能用棉签湿一下的嘴。”

  “那护士,产妇什么时候才能吃东西?不能吃东西的时间,你不会饿吗?”

  “两天后才能吃东西,一天后,你们在家里近的话,就给她煮一点煮粥汤水给她喝,注意她不能下床,可等她醒了,疼也要转一下身体,不然肚子的肠子会粘住。”

  “哦哦,那孩子还能吃东西吗?这母亲如果没有奶,是不是给他们买奶粉吃。”

  “这个是当然,你们家庭条件好的话,现在给孩子买奶粉回来,女孩子醒了可以喂。”

  “那就谢谢护士了。”

  “如果你们家里近,家里有孩子的衣服,就带来给孩子换,我们这里的条件有限。”

  “哦哦,有,孩子有衣服,有尿布已经带来。”

  “那你们好好的照顾大人,小孩子,千万不要让大人的伤口湿水,她这两天躺在床上不能动,已经通了尿管,你们只要帮她翻一下身子。”

  “好的,谢谢医生。”

  叶容容第二天醒来,麻醉药过后,疼得她死去活来。

  她的丈夫忙着去找医生,给他老婆打止痛针。

  医生却告诉他,这伤口痛和子宫收缩是很正常的,忍几天就会没事。

  七天过后,疼了几天的叶蓉蓉,最后就能出院。

  在这几天里,她已经知道,是侄女告诉的嫂子,要不然她会和孩子没命。

  她非常感激这一家人,回来第一时间就感谢侄女。

  生孩子真的是进入了鬼门关一样,如果一个不慎,她和孩子都会没命,他们母子三人能平安的归来,太感谢二哥一家人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