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可以这样想啊!我们来了这个城市,买了房子,你和爸爸也可以在这个城市做生意。”

  梁启超觉得自己一定要说服父母,现在首要的是说服妈妈,买了房子,这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来。

  他知道妈妈有这个实力,这里的房价也不是很高,和他们那个城市的房价差不多。

  当年妈妈买了那么多的地,已经赚了好多的钱。

  现在妈妈买地或者买房子,从前不需要爸爸给钱,现在更不需要,有了更丰厚的私房钱。

  “可是儿子,生意上的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不是你想坐就做的。”

  “干妹妹的,的一家在这里过开了生意,肯定知道什么比较容易赚钱,不如你让爸爸跟他们聊一聊。”

  “这个……,恐怕没那么容易,一家人搬来了,那边深圳的生意怎么办?”

  梁启超看着犹豫的妈妈,他只能劝说,

  “就像干妹妹她家一样,爸爸,那个生意也可以转移啊!他现在那个船运电器的那个生意。

  已经没有前几年那么火了,说不定就像妹妹说的,几年以后,交通发达了,不用船运输,我们开始转型吧!”

  “儿子,你爸爸的公司妈妈做不了主,可是买房的事情,妈妈可以做主,买地买房子。”

  莫甘娜觉得老公的公司做的这么大,不是想转型就那么快的。

  什么产业转移之类的,还是要花几年的时间慢慢的来。

  不过儿子说的,他们还有时间,现在儿子才高二,还有一年多的时间给他们考虑。

  “好的好的,太爱你了妈妈。”

  梁启超抱住妈妈亲一个。

  “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感觉怎么好像妈妈不按你的意思去做,你就不爱我了,哎哟,好肉麻。”

  “呵呵,妈妈,你那个时代不行了,落后了,你没看现在的电视,那些电视里面的,动不动就说我爱你,爱的要生要死的。

  还有那个什么妈妈,我再爱你一次,哈哈,世上只有妈妈好。”

  “嗯,这世上本来就是妈妈好啊!难道你不这样认为?”

  “我哪敢,我这不就是和你讨论着,肉麻这个词,在这个现代化社会,已经不在乎了。”

  “你这话,又是从哪里学回来的?”

  “妈妈不是说了吗?我有一个口齿伶俐的兄弟,这就是他教我的。”

  梁启超又不惜出卖兄弟。

  “你呀你,在家里就没有这么活泼,一来这里整个人就变了。”

  莫甘娜边说还用戴着手套的手,一个手指点了一下儿子的头。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一来这里和这些兄弟见面以后,感觉自己变活泼了好多,这种感觉好奇怪。”

  “唉,还是爸爸妈妈没有本事,不能给你生下弟弟妹妹的,让你这么孤单。”

  “不重要,妈妈,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已经不是需要人陪伴的年纪,同学也有朋友,就像现在说的,我们家也可以搬过来,这样就不会觉得那么的孤单。”

  “这还是回去和你爸爸商量,以后再说吧!我们过年还要去香港那边见见你外公。”

  “妈妈,过年我们不回老家了吗?”

  “哦,现在交通也方便了,我们可以回到老家,出来再去香港也可以。”

  莫甘娜知道,可能老公和儿子想念老家的两位老人,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就应该回去看看老人。

  这两个喜欢乡下的老人,不喜欢到大城市里,像没人说话孤单的。

  老人家就是喜欢在老家的地方,有老乡们说说话。

  这么大年纪的两个老人,回到家乡,还要自己种菜,做自己种的菜不喷药,吃的健康。

  她也没法子,优质生活过惯了,她也不喜欢乡下自己做饭煮菜的。

  不是她懒惰,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她就不喜欢自己动手。

  再说她又不是请不起工人,为什么要亲手做?

  “干妈,你们两个上来了滑雪,不是来滑雪,是来走路的呀!”

  叶紫已经从小山,滑到山脚,眼睛还看着从雪山走路下来的母子。

  “干女儿,你想在滑雪,就滑雪吧,不用管我们。”

  莫甘娜看着已经有别的少年孩子,现在不会那么傻的爬上去了,给钱做坐电缆车上山,这样就省了脚力。

  “妹妹,上来上来我们这坐电缆上去,再滑一次。”

  “好吧!”

  电缆车一次只能坐六个人,他们这么多人,刚好可以分两批。

  坐一次电缆车要花十块钱,保镖们看到这样花钱的老板。

  他们觉得有一点吃惊,这十块钱,是家乡里做工的人,一天的工资了。

  如果不浪费钱,用力爬上去,可他们保镖的,又要保护主家的少爷和小姐平安。

  听人说坐电缆会有危险,保护主人家是他们的责任。

  不能因为花一点钱,就不顾主家的人身安全。

  “哈哈哈哈,好玩。”叶武大声的笑。

  “呵呵呵呵,好玩好玩。”叶若风也跟着笑。

  其他的人也是笑着,感觉怎么像飞机像飞机一样飞上天空。

  叶紫没有这样的惊奇,这样的电缆,在很多是爬山的旅游区都会有。

  这样方便别人上山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爬上山顶的。

  有的人就不想爬上山顶,做电缆车上去,10到30块钱,还不用爬山这么辛苦。

  上了山顶还有别的乐子玩,比如天湖,比如可以游泳的地方。

  叶紫前世是没坐过这样的电缆车,30块钱对她这个打工仔来说,是一笔巨款。

  她宁愿用年轻的双脚,费劲的爬上山,到了山顶天湖,她还是没进去。

  和她一般游玩的,都是打工仔,玩一处又要门票的,这样的消费,打工仔感觉到吃力!

  底薪打工仔,一个月的工资这么一点,如果不是因为工厂放假或者没事干,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出来玩。

  底薪的她们赚钱太难了。

  这么一点的工资,每个月都寄一点钱回家里,留下那么一点生活费。

  月头充了饭卡,到了月中就没钱了。

  就像许多人说的月光族。

  “妹妹,你在想什么?”叶武高兴了一会,发现自己的妹妹在发呆,没有和他们那样在笑。

  “没什么,想起了我们小时候生活的艰难,现在新中国真的不一样,人都富起来了,想吃就吃,想玩就玩的生活,太幸福了。”

  “对哦,我最记得小时候,想吃一块肉都不行,现在想想,那已经成为了回忆。”

  叶武别有那么一点感触,他曾经因为想吃的偷香蕉,没零食吃,去山上摘果子。

  那时候因为这么一点果子都会开心死了。

  哪里有现在这样,人们吃着好吃的,还会没那么快乐。

  也许是现在的社会复杂了那么一点,长大了就变得想了好多的事。

  感觉自己也变得懂事了一点。

  叶家谊正在他们的旁边,那他们说的话,想吃就吃,想玩就玩。

  这么一句话,只会用在你们有钱家的吧?

  像我们家这么穷的,没这个条件飞洒自如吧!

  没钱……想潇洒都潇洒不起来呀!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