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又哈哈笑,觉得今天是他的幸运日,难怪早上的喜鹊叫得那么欢!

  “还要告诉你们一声,以后你们就会更辛苦,有老板来下了大订单,你们要加班加点做了!”

  一个年轻的男子工人说:“老板,是哪一位客户下的大订单?我们厂子里积压这么多的产品,他们都订完啦!”

  “刚才你们也看到了,刚才来的客人就是大客户,他们下了订单,我们厂里的货都不够,所以说要加班加点的干,你们以后都别请假,别偷懒啊!”

  一个30多岁的男工人说:“老板家的班加点,会加工资不?”

  其他的工人也一脸询问,干活他们多苦多累都行,只要工资给的高!

  “这个当然,现在厂子里有了大订单业务好,你们干的好的话,我每个月都会多给十多块给你们奖金!”

  “啊,真的老板,谢谢老板!”

  大家计算了一下,加班费加工资,加上那十多块钱,那都有400多500块,有那些公务员的工资一样了。

  只是比那些公务员辛苦一些,时间长一些,他们这些没文化,只靠劳力干活的,有钱赚就行!

  老板娘在老板说加工资的时候嘴巴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打击老板,她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散会干活!”

  老板让大家出去干活,这是七八月的天,说下雨就下雨,他们在屋子里呆的太久,下雨都不知道!

  老板娘和家中的孩子在工人全部出去后,他们呆在办公室,想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老板的脸上笑容一直都在,对担忧的妻子说:“老婆,我们要熬出头了!”

  “老公,你说的大订单,是真的吗?”

  “对的,老婆,这并不是空口白。”

  老板从口袋中拿出那一叠钱,交给老板娘说:“你把这些钱拿着,把那些工人的工资发了,也把欠的债务清一清。”

  老板娘拿着这些钱手发抖,泪水湿了眼睛,她这是激动的落泪。

  当年老公要开厂,这个做老婆的也跟着,两个人刚刚结婚不久,生了两个孩子,也都是大学出来的,手中并没什么钱!

  开厂子的钱都是借的,这几年虽然也是开厂,都还没有还上这些钱,对于借给他们钱的父老乡亲都不好意思!

  别人都说她傻,两夫妻这么高的文化,能出来干公务员的,这么高尚的职业多好!

  偏要干这么脏,这么累的活!

  她也只能支持老公,顶住压力支持他帮助农民们把农产品运出去!

  这几年我是这样杠过来,幸好今天有了这个大订单,有了贵人,要不然他们的苦日子不知道熬到什么时候,大人苦一点无所谓。

  这正是苦了孩子,人家的孩子都嫩嫩白白的,他们家的孩子瘦瘦黑黑的!

  中年老板拍拍老婆的肩膊说:“今天遇上了贵人,我们以后不用熬苦日子了,做了今年这几个月的,就能把一些账务清了!”

  “老公,这老板订多大的订单啊?”

  “不知道,只是交了一万块的定金,说是我们仓库的货不够,其实我们仓库里那些货,也真就只这么一万块,也不怕他们骗我们!”

  “老公,他们要大订单,我们做的来吗?”

  “那位年轻老板给了一个主意,让我们收一下别的厂的货,他们压低一点利润,我觉得这个主意好,不用我们招太多的工人,又能赚到钱!”

  “啊!原来可以这样做,那真是太好了。”

  “好好好,过几天把仓库的货都出了,我们就有钱进货,也有周转资金了!”

  “老公,你还要进好多的货?”

  “这个必须的呀,不能让农民伯伯的农产品烂在地中,必须把它做成产品销售出去!”

  “哦,好吧!”

  老板娘对于老公善良的心,她只能支持!

  他家的孩子看着妈妈手中的钱,他们不知道那什么货,什么货的,只要能有人来订货。

  他们家就能有钱收入,他们就有钱读书!

  孩子们明白,父母这么辛苦的做,也是为了他们,他们经常是做完作业就帮忙做家务,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看着妈妈手中的钱,哇,好多钱哦,这里有多少张呢?

  ――

  闻人彩虹看了一眼他们后车厢的货,对坐在一旁的叶紫说:

  “叶紫妹妹,帮我把这些都收起来吧,我不能就这样搬去老家!”

  叶紫故意想逗逗她说:“啊,大嫂,你搬不走,就送给乡亲们吃吧!”

  “我不要,这里的农产品多的是,有钱就能买。”

  “可是在你们老家,也是有钱就能买啊!”

  “在我老家买这些产品,没有这么便宜啊!”

  “那你就求我吧,求我就帮你!”

  “哼,你想不帮?不帮是不是?”

  闻人彩虹又想来一个挠痒痒

  中年男人又哈哈笑,觉得今天是他的幸运日,难怪早上的喜鹊叫得那么欢!

  “还要告诉你们一声,以后你们就会更辛苦,有老板来下了大订单,你们要加班加点做了!”

  一个年轻的男子工人说:“老板,是哪一位客户下的大订单?我们厂子里积压这么多的产品,他们都订完啦!”

  “刚才你们也看到了,刚才来的客人就是大客户,他们下了订单,我们厂里的货都不够,所以说要加班加点的干,你们以后都别请假,别偷懒啊!”

  一个30多岁的男工人说:“老板家的班加点,会加工资不?”

  其他的工人也一脸询问,干活他们多苦多累都行,只要工资给的高!

  “这个当然,现在厂子里有了大订单业务好,你们干的好的话,我每个月都会多给十多块给你们奖金!”

  “啊,真的老板,谢谢老板!”

  大家计算了一下,加班费加工资,加上那十多块钱,那都有400多500块,有那些公务员的工资一样了。

  只是比那些公务员辛苦一些,时间长一些,他们这些没文化,只靠劳力干活的,有钱赚就行!

  老板娘在老板说加工资的时候嘴巴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打击老板,她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散会干活!”

  老板让大家出去干活,这是七八月的天,说下雨就下雨,他们在屋子里呆的太久,下雨都不知道!

  老板娘和家中的孩子在工人全部出去后,他们呆在办公室,想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老板的脸上笑容一直都在,对担忧的妻子说:“老婆,我们要熬出头了!”

  “老公,你说的大订单,是真的吗?”

  “对的,老婆,这并不是空口白。”

  老板从口袋中拿出那一叠钱,交给老板娘说:“你把这些钱拿着,把那些工人的工资发了,也把欠的债务清一清。”

  老板娘拿着这些钱手发抖,泪水湿了眼睛,她这是激动的落泪。

  当年老公要开厂,这个做老婆的也跟着,两个人刚刚结婚不久,生了两个孩子,也都是大学出来的,手中并没什么钱!

  开厂子的钱都是借的,这几年虽然也是开厂,都还没有还上这些钱,对于借给他们钱的父老乡亲都不好意思!

  别人都说她傻,两夫妻这么高的文化,能出来干公务员的,这么高尚的职业多好!

  偏要干这么脏,这么累的活!

  她也只能支持老公,顶住压力支持他帮助农民们把农产品运出去!

  这几年我是这样杠过来,幸好今天有了这个大订单,有了贵人,要不然他们的苦日子不知道熬到什么时候,大人苦一点无所谓。

  这正是苦了孩子,人家的孩子都嫩嫩白白的,他们家的孩子瘦瘦黑黑的!

  中年老板拍拍老婆的肩膊说:“今天遇上了贵人,我们以后不用熬苦日子了,做了今年这几个月的,就能把一些账务清了!”

  “老公,这老板订多大的订单啊?”

  “不知道,只是交了一万块的定金,说是我们仓库的货不够,其实我们仓库里那些货,也真就只这么一万块,也不怕他们骗我们!”

  “老公,他们要大订单,我们做的来吗?”

  “那位年轻老板给了一个主意,让我们收一下别的厂的货,他们压低一点利润,我觉得这个主意好,不用我们招太多的工人,又能赚到钱!”

  “啊!原来可以这样做,那真是太好了。”

  “好好好,过几天把仓库的货都出了,我们就有钱进货,也有周转资金了!”

  “老公,你还要进好多的货?”

  “这个必须的呀,不能让农民伯伯的农产品烂在地中,必须把它做成产品销售出去!”

  “哦,好吧!”

  老板娘对于老公善良的心,她只能支持!

  他家的孩子看着妈妈手中的钱,他们不知道那什么货,什么货的,只要能有人来订货。

  他们家就能有钱收入,他们就有钱读书!

  孩子们明白,父母这么辛苦的做,也是为了他们,他们经常是做完作业就帮忙做家务,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看着妈妈手中的钱,哇,好多钱哦,这里有多少张呢?

  ――

  闻人彩虹看了一眼他们后车厢的货,对坐在一旁的叶紫说:

  “叶紫妹妹,帮我把这些都收起来吧,我不能就这样搬去老家!”

  叶紫故意想逗逗她说:“啊,大嫂,你搬不走,就送给乡亲们吃吧!”

  “我不要,这里的农产品多的是,有钱就能买。”

  “可是在你们老家,也是有钱就能买啊!”

  “在我老家买这些产品,没有这么便宜啊!”

  “那你就求我吧,求我就帮你!”

  “哼,你想不帮?不帮是不是?”

  闻人彩虹又想来一个挠痒痒

  “大嫂,你敢挠我痒痒,就把你手中的茶叶拿了!”

  “那就帮我收起来吧,我回去我哥跟我爷爷奶奶爸爸说,这是你送给他们喝的茶!”

  闻人彩虹眼睛一转,他觉得搬哥哥出来,看你奈我何?

  “哼”

  叶紫没辙了!

  他们回到家中,郑发现外婆家一家人准备告辞回家。

  孩子们已经和大人说拜拜了!

  叶文想起了手中的单子,这搞运输交代的人,就必须是自己的亲人,信任的过的,就是舅舅了!

  “舅舅,你先别走,我还有事找你!”

  姚水北一家听到叶文这话,都停下了脚步!

  叶文发现大伯的一家还没走,在大厅里这么多人谈这事也不方便!

  “爷爷爸爸,舅舅,你跟我来我房间,我有事找你们说!”

  “哦”

  叶文走在前头,后面跟着叶星荣和叶启航,姚水北,他们一脸懵懂的,不知道这个叶文跟她们说什么大事。

  叶灿旺听到爷爷,这么一句,他反射性的也跟着站起来。

  叶健进来看到爷爷要跟着,就拉住他的手。

  “啊,不是去要说事吗?”

  “爷爷,是他们说,和我们无关!”

  叶灿旺这才无奈的坐下来!

  朱叶氏撇撇嘴说:“是有什么事,不能让我们知道的?”

  叶星林对于侄儿说话要防备着他们,心中也有些不爽!

  叶健只能对他们说:“他们说的是别的家事,真的和我们无关!”

  朱叶氏又撇撇嘴说:“能有什么事不让我们知道!”

  客厅里这么多的人,老老少少的,没人理会她。

  叶星林对身边的儿子说:“你和叔叔说了吗?”

  叶健摇摇头说:“还没找到机会呀,不过我已经跟兄弟们说过了!”

  “哦,他们什么反应?”

  “没有什么反应啊,我们都是兄弟,当然是支持的啊!”

  叶星林点点头,儿子,这个回答好,兄弟,就是能分家产的那一种,这个答案他很满意!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