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荣知道小舅子担心什么,是怕只像那些人出的坏心眼,跟在他身边坏事!

  “不会,我相信侄儿的人品,他想跟着我学,也许学会之后,他想自己创业!”

  叶文点点头,他也认为堂哥是这意思!

  叶星荣拍一下儿子的胳膊说:“儿子,我们下去客厅,还有亲友在!”

  “好”

  姚水北又跟着告辞说:“阿叔,姐夫,我们先回家了!”

  叶启航点点头!

  叶星荣点点头拍一下这个舅子的肩膀说:“好好干,在家照顾好岳父丈母娘!”

  “行,我会的!”

  他们一行人下楼,在客厅里正等着他们下来的家人和客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姚水北一招手,他们的家人说:“我们先回家!”

  陈姚氏不舍得看了一眼女儿和外孙们,这一告别又要几个月才能见!

  姚伟涛也是不舍得看着女儿和孙子们,这一家人到外面发展,一年也就见面一两次。

  平常用电话聊天,都是心疼电话费贵,只聊重要的事。

  叶紫看着外公外婆要走,跑过去拉住他们!

  “外公外婆好舍不得你们!”

  叶文和叶武他们是男孩子,又长大了,不好意思像叶紫这样撒娇!

  他们都是一脸不舍的表情,看着外公外婆一家人!

  “好好,孩子多给我们写信,打电话!”

  陈姚氏这么一说,忍不住眼睛激动的有点泪湿。

  叶紫比外婆还要高一点,她从手袋中拿出纸巾,心疼的说:

  “外婆擦擦,这都八九月了,很快又过几个月,我们又回来过年了!”

  “好好孩子,可以11或者元旦回来,来探望一下外婆!”

  陈姚氏也就是这么一说,平常他们回来都是坐飞机,一回来就这么多人,花费重大!

  “好,我有时间会多回来探探外婆你们!”

  朱叶氏看到他们这难分难舍,一脸不舍的表情,她抿一下嘴巴,心中在想,哼,就会做戏。

  也没对我这么难分难舍的,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送走了姚水北一家。

  叶星林觉得他们做的太久,家里的事还在忙,也不放心只有员工的养殖场!

  他儿子的事还没说,现在这么一点人可以说!

  “二弟,我儿子跟着你去学习,希望你能尽一个叔叔的责任,教会他管理!”

  叶星荣点点头说:“我也听阿文说了,我会教侄儿的。”

  姚云开一听这话,就想起了那一天家公家婆他们说的话,他有些担忧的,看一下老公!

  叶星荣明白老婆的意思,对她摇摇头,让她放心,他可以处理好!

  姚云开暗自叹一口气,这侄儿是一个好的,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叶灿旺和朱叶氏看到叶星荣答应了,他们以为自己的阴谋得逞,都是一连愉快的笑。

  叶星林看事情办妥,就招呼一家人回家。

  叶香有那么一点不想走,刚才她在叶紫去外面逛街时,就偷偷的上了楼,进去她房间顺点东西。

  发现房间的门锁上,还怎么扭都扭不开。

  原来还想等晚上再试一下!

  现在就走有点不甘心!

  她又怎么会知道,她每次来房间都少了东西,这房间的主人肯定会防备!

  叶紫在昨晚上就想到,今天家里又会来客人,他的东西重要的东西都在空间,要一点小东西无所谓。

  今次多了一个未来的嫂子,在这个房间住,不能因为东西的原因,和亲戚们闹翻,这也不是一个光彩的事!

  ……

  这么一晚上,他们已经收拾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今次回来家乡,家乡的亲朋们都给他们送了特产!

  新鲜的菜只能留在家里煮着吃,那些菜干,鱼干,萝卜干,红薯干,这么一些东西就有几包!

  说的是几大麻包!

  这没办法空运,都让叶紫把一些行李收起来!

  大家也只是背一个小背包,重要的东西,重的东西,都给叶紫藏起来!

  这一天早上,姚云开准备早早的起来煮早餐,她收拾好自己,下楼来厨房煮早餐!

  却发现楼下的客厅亮着灯,厨房里也亮着灯!

  她走过去一看,看到客厅里坐着三妹夫。

  冯姑爷看到嫂子起床立刻问好:“嫂子早!”

  “姑爷,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哈哈,我妻子还比我起床早,她要做早餐给你们吃!”

  “哎呀,我还说起来做早餐,这三姑还比我早,惭愧惭愧!”

  “这有什么呀,反正我们一家人也要吃,嫂子,你们要出远门,没必要计较这些!”

  “嗯,好,家里有你们,我放心!”

  姚云开也是知道这姑姑

  叶星荣知道小舅子担心什么,是怕只像那些人出的坏心眼,跟在他身边坏事!

  “不会,我相信侄儿的人品,他想跟着我学,也许学会之后,他想自己创业!”

  叶文点点头,他也认为堂哥是这意思!

  叶星荣拍一下儿子的胳膊说:“儿子,我们下去客厅,还有亲友在!”

  “好”

  姚水北又跟着告辞说:“阿叔,姐夫,我们先回家了!”

  叶启航点点头!

  叶星荣点点头拍一下这个舅子的肩膀说:“好好干,在家照顾好岳父丈母娘!”

  “行,我会的!”

  他们一行人下楼,在客厅里正等着他们下来的家人和客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姚水北一招手,他们的家人说:“我们先回家!”

  陈姚氏不舍得看了一眼女儿和外孙们,这一告别又要几个月才能见!

  姚伟涛也是不舍得看着女儿和孙子们,这一家人到外面发展,一年也就见面一两次。

  平常用电话聊天,都是心疼电话费贵,只聊重要的事。

  叶紫看着外公外婆要走,跑过去拉住他们!

  “外公外婆好舍不得你们!”

  叶文和叶武他们是男孩子,又长大了,不好意思像叶紫这样撒娇!

  他们都是一脸不舍的表情,看着外公外婆一家人!

  “好好,孩子多给我们写信,打电话!”

  陈姚氏这么一说,忍不住眼睛激动的有点泪湿。

  叶紫比外婆还要高一点,她从手袋中拿出纸巾,心疼的说:

  “外婆擦擦,这都八九月了,很快又过几个月,我们又回来过年了!”

  “好好孩子,可以11或者元旦回来,来探望一下外婆!”

  陈姚氏也就是这么一说,平常他们回来都是坐飞机,一回来就这么多人,花费重大!

  “好,我有时间会多回来探探外婆你们!”

  朱叶氏看到他们这难分难舍,一脸不舍的表情,她抿一下嘴巴,心中在想,哼,就会做戏。

  也没对我这么难分难舍的,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送走了姚水北一家。

  叶星林觉得他们做的太久,家里的事还在忙,也不放心只有员工的养殖场!

  他儿子的事还没说,现在这么一点人可以说!

  “二弟,我儿子跟着你去学习,希望你能尽一个叔叔的责任,教会他管理!”

  叶星荣点点头说:“我也听阿文说了,我会教侄儿的。”

  姚云开一听这话,就想起了那一天家公家婆他们说的话,他有些担忧的,看一下老公!

  叶星荣明白老婆的意思,对她摇摇头,让她放心,他可以处理好!

  姚云开暗自叹一口气,这侄儿是一个好的,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叶灿旺和朱叶氏看到叶星荣答应了,他们以为自己的阴谋得逞,都是一连愉快的笑。

  叶星林看事情办妥,就招呼一家人回家。

  叶香有那么一点不想走,刚才她在叶紫去外面逛街时,就偷偷的上了楼,进去她房间顺点东西。

  发现房间的门锁上,还怎么扭都扭不开。

  原来还想等晚上再试一下!

  现在就走有点不甘心!

  她又怎么会知道,她每次来房间都少了东西,这房间的主人肯定会防备!

  叶紫在昨晚上就想到,今天家里又会来客人,他的东西重要的东西都在空间,要一点小东西无所谓。

  今次多了一个未来的嫂子,在这个房间住,不能因为东西的原因,和亲戚们闹翻,这也不是一个光彩的事!

  ……

  这么一晚上,他们已经收拾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今次回来家乡,家乡的亲朋们都给他们送了特产!

  新鲜的菜只能留在家里煮着吃,那些菜干,鱼干,萝卜干,红薯干,这么一些东西就有几包!

  说的是几大麻包!

  这没办法空运,都让叶紫把一些行李收起来!

  大家也只是背一个小背包,重要的东西,重的东西,都给叶紫藏起来!

  这一天早上,姚云开准备早早的起来煮早餐,她收拾好自己,下楼来厨房煮早餐!

  却发现楼下的客厅亮着灯,厨房里也亮着灯!

  她走过去一看,看到客厅里坐着三妹夫。

  冯姑爷看到嫂子起床立刻问好:“嫂子早!”

  “姑爷,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哈哈,我妻子还比我起床早,她要做早餐给你们吃!”

  “哎呀,我还说起来做早餐,这三姑还比我早,惭愧惭愧!”

  “这有什么呀,反正我们一家人也要吃,嫂子,你们要出远门,没必要计较这些!”

  “嗯,好,家里有你们,我放心!”

  姚云开也是知道这姑姑

  两夫妻太勤快,是对他们的关心!

  “这有什么吖,嫂子,这些年来都感恩你们对我们的帮助!”

  “唉,这有啥呀,我们都是一家人!”

  “对对,是一家人!”叶蓉蓉抱着一大煲的粥岀来。

  姚云开看着这么一煲粥,她更惭愧了!

  煮粥都要一个多小时,才会煮的更好吃,更粘,这两夫妻得多早起来帮他们煮早餐!

  “嫂子,早餐我都做好了,还有炒粉,有一些蒸包子!”

  “行,谢谢!”

  “哎呀,嫂子,你还说什么谢谢呀?”

  这时大家都好像约定了一样,陆续的在房间里出来,和从楼上下来!

  看着煮好了的早餐,为了赶车,他们也不客气的吃!

  饭桌上那煲是猪肝瘦肉粉肠粥,刚盛起来在碗里有点烫!

  大家吃着早餐觉得热,还开了客厅里的大风扇!

  这家人又不是没装空调,这姑姑姑丈都舍不得开,他们也只能随着他们!

  开大风扇也很凉爽,这是老厂子出的风扇,不但大风还静音,用上了几年还是这么好!

  吃饱早餐的他们,和三姑丈一家告辞!

  三姑丈一家有些舍不得他们,更舍不得他们的是三个孩子!

  都拉着他们的裤脚,他们保证多回来,以后回来又买礼物!

  为了安挽几个孩子都答应他们的要求!

  这个点在夏天已经天大亮,也许是六点多钟!

  一家人拿着自己的小包包,开始下楼!

  他们来到楼下准备找到他们的车子上车,却发现楼下有这么几个小伙子,这布袋,帆布袋的,正在他们铁门前呆着。

  大人们看着这几个小伙子,有点眼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昨天的宾客太多,他们好忙的,还没能和全部的员工认识。

  叶星荣这个老板,这几年已经把业务交接,并不是每个员工他都熟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