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永安一指祠堂外面,那个八角寨那里说:

  “阿叔,我们到那里去说!”

  “哦,好!”叶星荣还以为这个侄儿他有什么要紧的事!

  两个人走出外面的走廊,这里就能看到在水中的八角寨!

  现在这个八角寨已经成为了一处风景,还会专门有人来旅游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现在已经没有了那座石桥,只是怕那些孩子,或者有人进去会有危险!

  在水中的八角寨,这么老的房子还屹立不倒,可想而知,当年的建筑多牢固!

  如果不是飞机的轰炸,这栋楼一直会是这个地方的,一个炮楼!

  叶星荣没抽烟,可他还是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递一根给叶永安。

  “叔叔,这是好烟啊!”

  叶永安看着爸爸他们抽的,都是那种用自己家种的烟叶做的,抽起来很辣!

  少年的时候学过,长大一点,觉得生活艰难,也没有觉得会抽烟!

  其实抽不抽烟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在意,只想能赚多一点钱,现在更需要一个有钱的家和老婆!

  “不算贵,是那种特供的烟,这是一种平常的双喜!”

  叶永安接住这一根烟,嗅了一下它的味道,他不舍得抽,把烟放在耳朵上,准备回家时孝敬爸爸!

  让吹烟卷的,竹筒烟的爸爸,也尝尝这好烟的味道!

  “叔叔,这样的烟,也不是我们能买得起的!”

  “侄儿,你有能力了,就会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

  叶永安听到这话,感觉自己接话的机会来了!

  “叔叔,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事!”

  “什么事啊?”

  “叔叔,我想跟着你们去首都!”

  “你?你跟着我去首都干活?你家人知道?”

  叶星荣觉得多一个人,跟着他去首都工作,也不是不可以,请别人还是请,请家乡的人也是请。

  他让人干活都有一个原则,做必须要做好,不会因为是亲戚,跟你讲究情份。

  员工的福利还是一样的,只要你肯做肯拼,在公司里做也不会没有出头之日!

  公司里的大多好职位等着你,只要你有那个能力,能胜任那个职位。

  娃娃不会一出事就会说话,人也不是一开始工作就会有经验,这都是在后天你的努力,会改变你的命运!

  “叔叔,昨天堂弟他们来买水果的时候,我就跟家里人商量过,我妹妹也想跟着一起去干活!”

  “哦,原来你跟家里人商量好了,你还是可以跟着来,我是你妹妹,没必要跟着!”

  “叔叔,为什么我妹妹没必要跟着来?”

  “你妹妹也已经有二十一二岁了,这个年纪就要嫁人的年纪,如果想去工作,也可以去我老婆县城的工厂去干活。

  她跟着去首都,也只是会到我老婆的工厂干活!”

  “叔叔,妹妹,除了去工厂干活,还能去干别的活吗?”

  “能,女孩子可以到店里卖货,在县城这里,我们就有店铺,不需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如果想去远一点,也可以到广州的地方,我在广州的地方也有店铺!”

  “叔叔,你广州的店铺卖什么的?”

  “叔叔,大一点的店铺那就不说了,比如服装店,还有准备开的一家凉果店,你妹妹都可以去做!”

  “这样啊!那回去跟家里说说,让我妹妹不要跟着去,还是想出去闯闯的!”

  “嗯,你一个没有经验的,不能跟在叔叔的身边干,我会让公司的经理带着你,教你工作的!”

  “叔叔,我可以干什么?”

  “保安,也可以做公司的业务员!”

  “保安,不是那种看门的,坐在那里不动的?”

  “怎么这个你也知道?”

  “怎么不知道?有一次我也去工厂应聘了保安,才干了一个星期就没干了!”

  “为什么不干?”

  “我在那里干是守门的,那些工厂的女工女孩子,我看到一个漂亮的姑娘,谁知别人这样说我?”

  “嗯,说什么了?”

  “说我一个看门狗,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我一气之下就辞工了!”

  “那你只能做业务员了,不过业务员比守门的辛苦一点。

  如果你脑子灵活,找到了更多的业务,这个是有奖金的能赚到钱,比做好安的工资高!”

  “行,我就做这个业务员,我有信心能赚到钱!”

  “哦,年轻人有干劲行。”

  “叔叔,你们什么时候启程?”

  “四天后的早上!”

  “叔叔,你坐车会不会经过村里?”

  “嗯,我们走这边的道,会在村口过!”

  “好,我这几天帮忙爸妈干农活,几天后的早上,叔叔记得接我啊!”

  “叔叔的大巴,会在七点后经过村口,你怕叔叔没记得,看到一辆白事的大巴没有写上牌的,是我们坐的车!”

  “叔叔,你是坐专车吗?”

  “对,太多人,只能开大巴了!”

  他们两个人商量好了,叶永安就告辞回去帮忙农活。

  叶紫还不知道,就这一个下午,因为他们昨天的创举,改变了这个堂哥的生活轨迹!

  前世那个捡破烂老板,会改变了他的人生!

  直接改变了她妹妹的人生!

  叶星荣今天说完的事,他这个大老板忙的头都晕了。

  那一天出发时都忘记了这个侄儿,汽车是经过村口国道,开往高明的方向!

  叶永安一直记住叔叔的话,他忘记的问叔叔的电话号码。

  他家也没有电话,在那一天早晨,天刚亮,他就提着自己的行李,从山上走路出来,年轻人的脚步快,夏天早天亮。

  在五点多钟走路出来,他来到村口,看到东方的山上有一点红,准备日出了,猜测了一下,现在大概是六点多!

  他不敢坐着,把行李放在路边,一直看着县城的方向,眼睛一眨不眨的,就怕错过了!

  那天他回去,跟家里人说了,家里人决定让他妹妹先帮忙家里,干完这季双抢的农活。

  让她妹妹到县城的店里去卖货,没想让她去那么远的广州去干!

  女孩子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家乡离这么近的地方干,还能在这个地方找到一个夫家。

  他妹妹也是一个孩子比较胆小一点,听了家人的意见,双抢过后在县城干活!

  叶永安这么等啊等,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给他看到了一辆白色的大巴!

  他在路边招手。

  大巴上的司机并不知道,老板会不会是在这个村子里还有人上车。

  他知道老板是这个村子里,曾经的农民,现在的企业家!

  “老板,你们村口的路边有人招手,老板,你是不是在这个村子也有人上车?”

  车上的人听到司机的话,现在叶启航已经退休,把他这里大半的工作都是交给儿子的!

  这司机叫的老板,叶星荣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从座位上站起身,看到了前方放着行李,在招手的叶永安!

  “司机停车,那个是我的侄儿,也要坐车的!”

  “好的,老板!”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