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文也跟着对潘博超说:

  “没想到我们会来吧!”

  潘博超表情喜悦的,对俩女孩子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

  “俩位美女快点请坐下来,今天我们一起喝酒!”

  谢文文今天是穿一件长袖的蝴蝶白色衬衣,下身是一条修身的黑色裙子,这条裙子下摆有花纹,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这一身打扮有点青春靓丽。

  还画了一点淡妆,头发从原来的直发,现在时髦电成波浪卷发。

  她坐下来说:

  “我今天可不是为了和你喝酒哦!”

  杜莎莎穿的是一条长袖蛋黄连衣裙子,裙子有娃娃领,长袖的袖子有点宽秀了花纹。

  裙子的下摆是宽的接边花文,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娇嫩的美。

  她也跟着坐了下来说:

  “对,我们是有事找你!”

  潘博超对站在旁边的经理说:

  “把我珍藏最好的红酒拿过来。”

  “好的,老板。”

  经理在这个办公室在吧台里,拿出了一瓶还没有开过的红酒。

  把这瓶红酒放在桌子上,然后帮忙开了红酒,就给他们拿过来三个杯子。

  潘博超对经理说:

  “你出去忙吧!”

  经理点头弯腰行礼,然后走了出去!

  潘博超为他和两位美女都倒上了一杯红酒。

  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

  “两位美女去品尝一下,我这珍藏的红酒。”

  杜莎莎和谢文文都拿起了酒杯,把酒杯摇晃一下,然后轻轻的喝了一口。

  杜莎莎品尝了一口,感觉这支红酒是别人珍藏的,果然和她平常喝的红酒有不一样的美味。

  “嗯,果然珍藏的不一样,不过和我们中国的果子酒不一样。”

  谢文文也跟着说:

  “嗯,适合我们中国的酒不一样。”

  潘博超露出一个他自认为很帅,有点得意的笑容说:

  “也许是外国人的酒庄酿造的方法不一样。”

  杜莎莎看着潘博超那得意的笑容,觉得他这是恭维外国人的酒,感觉他这话语有点刺耳。

  “看来这位潘公子很恭维外国人的酒,看不起我们中国人的酿酒技术?”

  谢文文这个曾经到外国读书深造的,觉得现在已经形成了这么一种形式,以出国为荣,以外国人的产品为荣!

  觉得穿戴吃的用的,如果是说成外国的国家出品的,好像他这样消费很荣耀那样。

  这其实是为别人的国家增强经济。

  潘博超更是得意的笑笑说:

  “美女,就能喝得起这么贵的酒,这也要看自己的经济,有没有这个能耐?”

  杜莎莎认为她的家庭也算富裕,家里住的,吃的都挺好但他们家没有那么一种追求名牌,喜欢外国货的思想。

  “我觉得我们中国酿的酒也不错,你这是称赞别人,降低自己的品格。”

  谢文文也跟着说:

  “现在的人买摩托车,都说什么田的?”

  潘博超一下子觉得头疼了,怎么说起酒来,让这俩女孩子批评了。

  “两位美女我错了,我们喝酒不说别的事。”

  杜莎莎这一下子又想起来,他们顾着说话,还没说出她们来的目的呢。

  她看了一眼表姐说:

  “我们两个今天来不只是为了喝酒的,还想问你一件事。”

  谢文文也跟着点头。

  潘博超眼睛看着她们两个,他放下手中的酒杯。

  心中在猜测,这两个女孩子每次来都是问起学长。

  今天来的目的,肯定又是想找学长大哥的。

  “两个美女有什么是来找我?”

  杜莎莎对于这个潘博超,每次他们来都不给他们讲闻人溪的电话和地址。

  感觉这么一位学长有那么一点滑头。

  “学长,我今天来的目的,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我们是要找闻人溪学长的。”

  “嗯,潘学长你就告诉我,闻人溪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潘博超此刻的心有点酸,他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却没能让眼前美女注意。

  “你们不需要再问我学长,大哥的电话和地址,你们亲自问他。”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闻人溪学长,今晚上会来这里?”

  “太好了,学长终于出现了。”

  两位女孩子喜悦的,想高兴的欢呼。

  ……

  闻人溪来酒吧,让司机先回家。

  “少爷,我还是在车子里等你吧!你来了这个地方,还是会喝酒,我不送你怎么行呢?”

  “现在都九点多了,进去说是没那么快出来,这耽误你下班。”

  “没事的,少爷,我在等你的时候,在车里睡一下,无论少爷你多晚

  我也能等。”

  “好吧!”

  闻人溪进入酒吧!酒吧还是那样的热闹,闪闪的灯光,dj音乐和主持人的嗨的唱歌。

  舞池里的人都在疯狂的跳舞。

  闻人溪没在热闹的地方停留,走他们在员工通道,经理看到了他。

  “老板来啦!”

  “经理,潘博超是在办公室吗?”

  “是的,请跟我上来。”

  “嗯嗯”

  闻人溪和经理一起来到潘博超的办公室,当他们推门进办公室,看到了,办公室里面的两个女孩子。

  他用眼睛瞪了一眼潘博超,这人不是在给他惹事吗?

  潘博超被学长大哥瞪眼觉得挺无辜的,这事不能怪他呀,难道怪他招来的桃花吗?

  杜莎莎和谢文文看到了,进门的闻人溪,两个人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学长你好。”

  “学长终于盼着你来了。”

  闻人溪在沙发坐了下来,看着这两个女孩。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杜莎莎抢先说:

  “学长,你怎么给一个错的电话号码骗我呢?”

  “我这什么意思,你不知道?”

  “学长,怎么说我们也认识是熟悉的,留个电话号码和地址,怎么啦?至于骗我吗?”

  “学长,我们只想和你做个朋友。”

  闻人溪皱了一下他的那英俊的眉毛,这俩女孩明显是想别的目的,这哪是什么朋友关系这么简单。

  如果哪个人说认识的都能和他做上朋友,那不会有许多的女人缠着他。

  对于那一些为了金钱,看上他的女人,为了他这一张脸,看上他的女人,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呢,是不想麻烦。”

  两个女孩子听到这话急了。

  “学长,我们怎么麻烦呢?”

  “对啊,我们怎么麻烦?”

  潘博超这一刻更是心酸的,谁讲这桃花运,真不是他能比的,作为男人他不认输都不行。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