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如此,那就听大伯的!”

  叶紫听大伯说的这么爽快,也许他和这位瓜地的主人的关系不一般!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西瓜地,他们站在田地的田埂上,不会选瓜的他们,看着大伯下了西瓜地,挑最大最圆的西瓜,在那里咚咚咚的在敲!

  是在挑瓜的一把好手。

  大伯把挑好的西瓜,一个一个的抱上田边,一下子摘了十多个,他停下来用袖子擦了把汗,黑黑的皮肤脸上,有着纯朴的笑容。

  “年轻人们,你们看看这些瓜够了吗?”

  叶雯雯看着这大西瓜这么大个肯定有十多斤一个,吐吐舌头,手捏了一下口袋里的20块钱,她这点钱怕一个都买不到!

  “大伯,这西瓜多少钱一斤?”

  “我听我堂弟说,那些个果贩子,才给两毛钱一斤,我堂弟正在发愁,两毛钱一斤瓜。

  我们又是化肥,又是农药的,种了几个月的瓜地,还耽误了粮食的收成,总不能赔钱,没钱赚的,怎么也要三毛钱一斤才能合算?年轻人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叶雯雯在街上干活,也到外面去逛街过,这个季节正是果实收成的时候。

  她也见过街上卖水果的店铺,好像是八毛钱一斤来着,原来那些果贩想这样赚钱来着,也太黑心了吧?

  这瓜三毛钱是便宜了一点,她口袋里这点钱还真的不敢买,想想还是算了,如果能带几斤的龙眼果回家已经不错了。

  上官晨从前在家只会吃,哪里知道水果的价钱?

  不过他知道京都里买的水果,西瓜肯定不止三毛钱一斤,这在地上摘的新鲜,还没放农药之类的,吃的放心。

  叶紫也不在乎这点钱,偷瓜买瓜,今天也只是顺手,能把瓜带回去冰冻一下,招呼客人,或者家里人吃饭也是消暑的好主意。

  “大伯,你说多少钱就多少钱,麻烦帮忙称一下。”

  “好的好的,太感谢你了,小姑娘,你真是观音菩萨再世!”

  “大伯,你可不能这样说,我今天来这里,见到水果也是顺手买点,赶紧的称一下,时间有点紧,新娘子出门的时间要到了!”

  “好的好的!”大伯又是一个个的西瓜,抱起放在他的箩筐,跑去他的鱼塘边上拿出称来,开始称西瓜。

  称西瓜的时候,上官晨又帮忙扛起来称,今天他不是第一次做了,有点顺手!

  另一边帮忙杠的是叶雯雯,他虽然是一位农村姑娘,这几年都在外面打工,干重活的时间比较少,杠起西瓜的时候还真的觉得很重。

  他们称了西瓜,不到100块,大伯又问他们要不要多一点,称到100块的。

  叶紫同意又给了钱,一个西瓜要五到六块钱,二十多个西瓜,才100挺便宜的。

  “喂喂,你们干嘛?那是我的瓜地!”

  从远处跑来一位中年汉子,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

  “堂弟,别误会啦!这些年轻人说买瓜,我现在是帮你卖瓜来着,你看看这是什么?”

  大伯看到气势匆匆跑过来的堂弟,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怕他误会用刀伤人!

  从口袋里拿出100块钱,在手里挥啊挥的!

  “大哥,原来是你呀,呵呵,我误会了,谢谢你大哥!”

  手里拿着一把菜刀的中年人,这才笑呵呵的走过来,没了刚才凶巴巴的样子!

  众人打量这位汉子,大概40多岁左右,长的中等身材,瘦瘦的个子,皮肤给太阳晒得黑黑的,穿着干净的短袖衣服,黑色的裤子,腰间还围着一条围裙!

  “堂弟,你不是在喜宴厨房里干活吗?提着菜刀出来干嘛?难道真的想用刀砍人不成?就为了二十多个瓜值吗?”

  “啊哈哈,大哥,我正在办喜宴的厨房切肉,有一位老大娘说我家的瓜地有人在摘瓜,我一急手里的菜刀都没放下,就跑出来了,让大家误会了!”

  中年汉子看着手中的菜刀,还带着切肉中的血,黑脸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

  “堂弟,你把刀拿出来了,正好,你到这边的小溪洗手,把刀也洗,给客人们切一个瓜,让客人们尝尝你的瓜,是不是好瓜?”

  “哦,好的大哥。”

  中年汉子,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要给客人们切瓜,不过乡下人很好客,如果没有茶水招待客人。

  现在瓜地里满地的瓜,切给一个给客人,对于他来说,还真的说不上心疼!

  中年汉子也没有,从已经称好的箩筐里的瓜切一个,他已经理解到了箩筐里的瓜,客人已经给钱了。

  他在瓜地里挑一个又大又熟的瓜,当着客人的面,用两块瓜叶铺在田边上,把西瓜切开来!

  “年轻人们,吃瓜吃瓜!”

  大伯也伸手拿了一块西瓜,口咬下去,甜到了心里。

  见到客人们好像不好意思吃,也跟着好客的说:

  “年轻人们吃瓜呀,刚才主人没在,我不好切瓜给你们吃,现在主人切开瓜,你们正好尝尝,是不是我所说的这种瓜很好吃?”

  “嗯”

  叶紫不客气的,拿一块瓜吃上,感觉一咬下去沙沙的,吃到嘴里好甜好甜,完全明白大伯所说的,这种瓜是好瓜!

  “哇,好甜,好好吃!”

  叶雯雯吃了一口大赞,然后快速的吃,忍不住又拿一块吃,觉得反正切开了,多吃一块正好解渴。

  上官晨拿着一块吃,吃到嘴里甜甜的感觉,从嘴里吐出瓜仔,他这个挑食的人,也知道瓜新鲜,不像是从店里买的,催熟的瓜没那么好吃!

  “好吃吧?大伯没骗你们吧?你们回去如果能帮忙,我堂弟瓜地里的瓜卖出去,我们都会感谢你们的!”

  大伯对于堂哥弟瓜地里的瓜推销不出去,他比堂弟还要急,上心,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帮忙说几句好话。

  “大哥,什么意思?这些年轻人能帮我把瓜地里的瓜卖出去?不会是只给两毛钱吧?不过能给两毛五钱我都能卖的,别说三毛,嘿嘿。”

  中年汉子大概明白了一下大哥的意思,他心也着急啊!

  如果卖不出去,瓜烂在地里,如果让她用单车运出去,好难好难,拖拉机运西瓜。

  也要运好多趟,给油费都不合算,只是果贩给的价钱太低真的很为难!

  中年汉子比较耿直,零售卖三毛钱,如果能大批卖过出去,两毛五也有的赚,他不能太贪心。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