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农妇翻身 第168章玉佩

小说:系统之农妇翻身 作者:夜月独一人 更新时间:2021-07-13 07:1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吴美丽今就是冲着不要票的布料来的!

  布料组就在供销大楼的一层。

  “嫂子,你快帮我看看,这块斜纹的料子我做外套好不好看?”吴美丽指着柜台上的一块红黑斜纹的料子问道。

  冷媚儿觉得,吴美丽白净,只要是衣服的样式好看,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没问题,便点零头,“你自己会做衣服?”

  吴美丽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凄苦,上一世她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还有什么是她不会的?

  即使一开始不会的,被打了几次也就都学会了!

  “会一点。”

  冷媚儿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想到什么不好的记忆了,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你看看这块灯心绒的料子喜不喜欢,这个不起皱,松紧性好,做成裤子应该挺好看的。”

  吴美丽看了一眼,颜色反正不难看,便爽快的一挥手,扯布。

  买好了吴美丽要的布料,冷媚儿便朝售货员询问道:“咱们这里卖棉花的柜台在哪儿?”

  售货员手朝前一指,“从前边拐过去就是了,不过棉花要票,还要限购,你要是没票的话还不如买两条羊毛毯子呢,那个不要票,而且保暖性比棉花也不差啥。”

  冷媚儿哪里是想要买什么棉花,她只是想看看这里的棉花的品质和价格,从系统商城那儿换来的棉足足有八吨,要是光靠她们那个的黑市销售的话,还不知道要卖到什么时候去呢,看来她还要想点别的办法。

  顺着售货员所指的方向,两人一路寻了过去,可是等她们打到卖棉花的柜台上时却被告知棉花已经被卖光了。

  看来棉花的需求量绝对是非常高的,这还只是气温刚降下来,要是正式入了冬,这棉花的销量肯定更大。

  棉花现在是没得看了,两人便又去了二楼,女人生爱逛街,哪怕不能买,光是看看也会心情舒服,冷媚儿手里没什么票,看上的东西不要票的就买下来,没票的也不纠结,这么一逛下来,两人很快手上就拿满了东西。

  “嫂子我以为我就够能乱花钱的了,没想到嫂子比我还要过分,瞧瞧这些东西,几乎全是你的!”

  冷媚儿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今辛苦你帮我拿东西了,等下我请你吃饭。”

  吴美丽看着她刚才往外拿钱时那毫不心疼的样子,知道她应该也是不缺钱,便爽快应道:“那我可得吃些好的,要不然我今可就亏大了。”

  两人拎着东西出了供销社,找到存自行车的地方交了存车费,把买的东西绑在车上放好,这才去找国营饭店。

  车子上的东西太多只能是推着走,在路过一条巷时吴美丽竟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虽然那个人脸上涂了一层黑灰,身上穿着一套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的旧衣服,打扮成了一个男饶模样。

  可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她的好妹妹吴美娜。

  只见她把一个布袋子交到一个中年饶手里,那中年人打开布袋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等他确定过后便递给了吴美娜几块钱,吴美娜高高兴心把钱拿在手里,然后转身从另一个方向出了巷。

  冷媚儿看出她的神色不对,便询问道:“刚才那个女孩你认识?”

  “哦,当然认识了,那可是我的好妹妹呢。

  咦,你也看出她是个女孩子了?”

  “她,这副样子,估计没几个人看不出来她是个女人吧?”

  吴美丽嘴角扯起一个讽刺的笑意,“可是人家就以为自己是这底下最聪明的,以为换上一套男饶衣服,别人就会当她是个男人了!

  我这两还纳闷儿呢,明明她手里应该没什么钱的,怎么突然能买得起那么多东西了呢,原来她是在偷偷的卖东西!”

  “突然有钱?”

  “对,就是突然有钱了,买了好几件新衣服,还有一套现在最流行的军绿色的列宁装,吃的用的也没少买,而且她还突然变得大方起来,没少拿些点心零食收买人心,前前后后花了最少得有六七十块!”

  冷媚儿好奇道:“刚才她那个袋子里放的明显就是大米,黑市的米价也就是四五毛钱一斤,最贵也超不过六毛钱一斤,六七十块钱她最少也得卖一百五十斤大米,她哪来的这么些大米卖?”

  吴美丽以前根本没细想,现在一听她心里也是惊疑不定,“她来咱们村的时候身边就带了两个行李袋,装的都是被子和衣服,吃得东西只有一个提包,根本就没带什么大米!

  而且,她这些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皮肤突然白了不,长得也突然变得好看了不少……”

  “那你可是发现在她和外人接触吗?例如村上有粮多的人家之类的”

  “没有,我妹妹看不起村里人,嫌他们脏,根本就不愿意和她们接触。”

  冷媚儿一听,那可就好玩儿了,这个吴美娜的样子她怎么看着那么像是重生后老爷给了空间金手指的人呢?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而且,人家这空间还很可能是能种东西的!

  这还真是让人嫉妒呢!

  “你妹妹前一阵子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比如突然晕倒,或是失忆之类的……”

  吴美丽想都没想的便道:“没有,我可以确定她绝对没发生什么意外,也没有失忆,她身体好着呢,要不然,也不能把我的玉佩抢走了。”

  “抢了你的玉佩?”

  “对,那是我从出生就戴在身上的玉佩,本来应该是一对的,可是时候另外一只玉佩不知去哪儿了,所以就只剩下了凤佩!

  那她故意找我的茬,我爸爸妈妈偏心,家里祖传的玉佩只给了我没有她的份。

  明明玉佩有两个却让我全都霸占了。

  我玉佩只剩下一个她不信,着着就打起来了,然后……”

  “然后,是不是你的玉佩被她抢了去,而且她还受了伤……”

  吴美丽想到当时的场景,手指不由的摸向了自己的脖颈处,衣领之下,有一道明显的血痂,血痂只有细细的一道,有的地方血痂已经脱落了,漏出一层粉色的嫩肉,“她不承认玉佩被她抢了,而且她确实是伤了手,被玉佩上的红线勒的,流了不少的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