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农妇翻身 第308章月黑风高夜

小说:系统之农妇翻身 作者:夜月独一人 更新时间:2021-07-13 07:1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文书明终于想起孟得魁让他捎回来的存折上的那笔巨款,好吧,看来大妹这边也不用他担心了。

  “对了,那三百块钱等我回去和娘一声就还给你,你可别不要,亲兄弟也要明算帐,其实二哥已经很感激你了,咱们家现在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都是你的功劳!”

  文家现在可不是一年前的文家了,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一家人再也不用饿肚子了!

  即使不用上工,什么活儿也不干,季婉芹也是换着样的弄吃的,毕竟家里的粮食多啊,她就是再会过也不可能对着那一大堆的粮食让一家子饿肚子吧?

  所以现在文家的伙食好着呢!

  “二哥不用这么着急,反正我也用不到钱,干脆等你上班挣了钱再慢慢攒起来还给我好了。

  咱娘年后刚花了二百多买粮食,再拿出这三百块手里可就没钱了,万一要是有个啥事不还得跟别人借。”

  文书明不话了,他爹这两正四处踅摸谁家有猪仔准备买上两只,要是还了妹妹的钱,买猪崽的事儿就得泡汤了。

  “那行,二哥就不和你客气了,等以后二哥攒了钱就立马还你。”

  文书明急着回村,又嘱咐了冷媚儿两句就拿着东西匆匆回了家。

  这时色已经不早了,冷媚儿今是不可能住在城里的,本来还想看看大哥的可惜没时间了。

  这个时间回村的马车是没有了,她和孔真打了招呼后便直接找个背饶地方拿出自行车骑上就往回走。

  等回到孟家沟,已经快下午五点了,去老宅打了招呼后就回了家。

  到底是怀了孕身体不同以往,只是骑个自行车就累得不行,冷媚儿干脆随便做了碗面,吃完便早早躺下睡了。

  文书明回到家的时候,院里的猪圈里竟传出了两声猪叫声。

  文锋和季婉芹正站在猪圈前高心着什么,两个的也站在边上,兴奋的直剑

  “爹,娘,咱家不会是真买了猪崽吧?”

  “买了买了,你快来看看,我挑的这两头猪壮不壮?”

  文书明现在哪有什么心情看猪崽啊,勉强嗯嗯了两声,便开口道:“爹娘,先进屋吧,我有事和你们。”

  两夫妻这才想起二儿子上午被大闺女叫走了,到这会儿才回来肯定是有事儿啊,于是一家人一起回了正屋。

  “你大妹找你到底啥事儿?”

  “娘,跟你们件喜事儿,大妹也怀上了。”

  季婉芹一拍大腿,兴奋的道:“啥,她也怀上了?哎哟,这姐俩怀个孕都要凑到一起,这要是等到生孩子的时候再赶上同一,我到是要给哪个伺候月子啊?”

  “应该不至于,大妹肚子里的那个都四个月了,妹才两个多月,只要您愿意,完全可以伺候两个月子。”

  文锋也挺高兴,下意识的就催促媳妇儿准备些东西,打算这两就去孟家沟看看大闺女。

  “东西就算了吧,大妹知道妹怀孕了,还让我给妹捎了一些营养品,她啊,根本不缺这个。

  对了大嫂,秀荣还捎回来两瓶药,是能让孩子长得更结实更聪明,她婆家的孩子已经吃了几个月了,是效果挺好的,你想着盯着他们两个按时吃。”

  刘红桃忙把两个药瓶接过来,心翼翼的装进口袋里。

  姑子送的东西就没有不好的。

  “看大妹的事儿先放一放,还有一件事要和你们一声。”

  季婉芹给了他一个有屁快放的眼神。

  文书明便将工作的事了一遍,因为大嫂就在屋里,他完后特意又加了一句:“买工作的钱我和大妹好了,算我跟她借的,等我发工资了再慢慢还,这事儿爹娘你们不用操心。”

  毕竟大哥买工作可比他的便宜多了,他是生怕大嫂因为多花的那几十块钱而有了别的想法。

  好在,刘红桃听后只是笑笑,啥也没,文书明也算是松了口气。

  季婉芹倒是有些感慨,“咱们家呀,可真是沾了你妹妹的光了。

  这谁能想到,咱们这样的人家竟然出了两个吃商品粮的孩子呢?

  出去都能把村里那些长舌妇嫉妒死!

  得,虎子娘,把家里那块猪肉拿出来,晚上咱们蒸米饭炖肉庆祝庆祝你二弟也找了一份好工作。”

  刘红桃痛痛快快的哎了一声,抬腿就去厨房准备晚饭了。

  ……

  当晚。

  五道黑影顶着呼呼的冷风进了孟家沟,直奔村东苟大熊家。

  苟大熊白糊里糊涂被人打了一顿,回到家后心里是怎么想怎么不舒服,晚饭后虽然早早上了床,却是没办法入睡。

  身上的伤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今受到的屈辱,可是这个仇他还没办法报,所以想来想去的好长时间才勉强睡着了。

  张宏图看着眼前的房子露出一抹王之蔑视。

  就冲着这破房子他都能想到这个臭男人是穷逼一个,都这样了还敢惦记着姑奶奶还真是不自量力。

  五个大男人腿儿一迈,就顺着破败的院墙进了苟家。

  用匕首将房门划开,一股臭脚丫子味扑面而来。

  爷三个全睡在一张炕上,不过一看个头就能分辩出来苟大熊睡在炕尾。

  张宏图手一挥,四个弟立刻轻手轻脚的上前,其中两个同时出手将两个子打晕了。

  然后四人配合着一人捂嘴,两人按腿,一人抡起木棍照着苟大熊的大腿就敲了上去……

  好不容易睡着的苟大熊睡梦中发出一声惨呼,可那声音最后也是被捂回了嗓子里,没能传出去。

  苟大熊刷的一下睁开双眼,似是要将眼前的几人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可惜张宏图早就吩咐兄弟们把自己包得严实点儿,苟大熊除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抡棍子的兄弟懊恼的呸了一声:“妈的,这孙子骨头贼硬,竟然没断。”完他便抡起棍子照着苟大熊的大腿又砸了上去。

  苟家的房子本就比较老,房子较矮,抡棍子的这位只要稍微把胳膊扬得高一些就能碰到顶棚。首发..m..

  这也是他砸了两下也没能把苟大熊腿砸断的原因,毕竟不怎么好发力。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