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农妇翻身 第361章看热闹

小说:系统之农妇翻身 作者:夜月独一人 更新时间:2021-07-13 07:1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过他这慈爱的眼神看在孟得魁的眼里就有些诡异了,以至于等冷媚儿撂下筷碗后,孟得魁立刻拉着她顶着大太阳就回家了。

  原本,孟得魁还想下午不去上工在家偷个懒的,可是想到孟青山和孟满仓昨天都请假没来上工,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直接去了地里。

  他今天特意早到了地里一会儿,结果没看到孟青山两人,却让他看了一场热闹。

  吴美娜前些日子就被吴美丽亲眼看见大中午的不睡觉和苟斤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结果今天这一幕竟然被孟得魁撞见了。

  昨晚苟斤父子俩被打的事儿吴美娜完全不知道,她只是习惯性的趁着中午地里没人的功夫提前半个小时上工,然后当着苟斤的面和他抱怨几句。

  她不是不知道苟斤对她有些小心思,正是因为这个她才想到利用他达到报复的目的。

  不过她做的特别隐讳,每天提上文秀荣三五句,而且大多时候都是在夸她羡慕她,顶多在苟斤面前再流露出一些因为不被文秀荣喜欢而有些伤心的样子。

  她相信这样日积月累下来,一个长期被她夸成花的人肯定能让这个头脑简单的男人产生一些好奇心。

  她再找个机会把苟斤带到文秀荣的面前,只要她稍加旁敲侧击,苟斤不定就会做出什么事来?

  到那时候,她就不信那么霸道的一个男人会不介意?

  一个被别的男人沾染过的女人,最后的结果只有被男人一脚踢开的份儿!

  冷媚儿不爱出屋,这也成了她利用的点。

  苟斤至今为止也没见过一次吴美娜口中那个美得宛如仙女的文秀荣,更不知道这个仙女的丈夫是村里一霸,谁都躲得远远的不敢招惹的人物

  不过今天中午的这次碰面注定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

  两人一见面,吴美娜就遭到了苟斤的质问,“娜娜,你和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吴美娜面色瞬间一僵,把他当成什么?

  当然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了,可这种实话她能说吗?

  不不不!实话通常太伤人了,苟斤对她来说还有大用,她可不能伤害他!

  “当然是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了,你怎么会这么问?”

  这个时候的人比较腼腆,没人会成天把喜欢啊爱啊这些词挂在嘴边。

  “最好的朋友”这个答案就已经带着某种暗示了,再加上吴美娜那微妙的一顿,苟斤已经自动解读为吴美娜是把他当成男朋友的,只是这姑娘太正派太腼腆了,所以说话才会遮遮掩掩,不敢明!

  苟斤心下大喜:“美娜,我就知道你心里没有别人,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会看上别人呢?”

  吴美娜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她正在不知如何应答之声,一声暴喝从耳边响起:“苟斤你个小兔崽子竟敢撬我的墙角,这是你老子的女人,你竟敢背着我和她勾勾搭搭,我打死你个龟孙子!”

  吴美娜和苟斤登时混身颤抖。

  苟斤是与生俱来的对苟大熊有很深的俱意!

  而吴美娜被人当场污蔑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压根就没和这个苟大熊说过几句话,他这么说岂不是凭白无故的朝她身上泼脏水吗?

  这话要是被人听到,她的名声可就全完了!

  苟大熊可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想什么,他在医疗室拿过药后便直接回了家,刚好苟两做好了粥,他勉强填饱了肚子又吃了药,就想上炕休息一会儿。

  苟斤不知道从哪儿转了一圈,回到家的时候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

  可他心情不顺,吃点儿饭也摔摔打打的,直接就把苟大熊吵醒了。

  那小子吃过饭后又出了家,苟大熊怕他去找吴美娜就悄悄跟了过去,没想到就被他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这个吴美娜明明是他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苟斤?推荐阅读sm..s..

  一定是苟斤这小子逼她的!

  没听她刚才说的是和苟斤是朋友吗?

  之所以这么说,还不是因为和自己关系密切,才故意这么说的!

  苟大熊在心里对吴美娜的行为做出了完美解读,错全是亲儿子苟斤的,气愤之下他举起从家里拿出来当拐杖的木头棍子照着苟斤的身上就砸!

  苟斤一看他爹这是来真的,抱头鼠窜的同时,嘴上也不客气起来:“你个老不修,觊觎自己儿子的女人不说,还要对亲儿子下死手,你也不怕我娘看见了,半夜从地底下爬出来找你!”

  苟大熊打了两下打不到,到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你个不孝子,还敢提你娘,你娘要是知道你是这么个货色,不用我打,她就直接能把你掐死!

  娜娜,快过来我身边,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缠着你的!”

  吴美娜好想死!

  明明这个苟大熊看上的是文秀荣那个贱人,怎么今天会给她来了这么一出?

  好在现在地里没人,要是被人发现他在这儿胡说八道,那她的清白就真的没了!

  “你们父子俩个吵架不要扯上我,再敢胡说八道我就去公社举报你们两个对我耍流氓!”

  苟大熊两人一看吴美娜生了气,本来还要打一架才罢休的两人瞬间老实了下来,“娜娜你别生气,我不说就是了,再说我这样还不是太紧张你了吗?

  你可是答应我要做我老婆帮我管家照顾孩子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苟斤简直都要气炸了肺,娜娜再怎么眼瞎也不可能看上他爹这个老男人吧?

  那她到底图什么?

  图他呼噜响,还是图他脚丫子臭?

  就他那个岁数都能当娜娜的爹了,有他这个年轻小伙在眼前晃,娜娜就是再怎么样也不会选他爹吧?

  “爹,我求求你了,我是你亲儿子啊,长这么大我就看上这么一个女人,你为什么非要和我抢?

  求你成全我一下行不行,我和您保证等以后我们结了婚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你就别再胡说八道了行吗?”

  躲在不远处树荫下的孟得魁看热闹看的是津津有味,早知道有这热闹瞧,他今儿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把媳妇儿的瓜子糖块儿都抓上一把,这样边看边吃得多惬意!read3;